首页  »  娱乐动态  »  【办公室的含冤受辱】

【办公室的含冤受辱】

添加:2015-06-21来源:人气:加载中

             办公室的含冤受辱

  志杰下班回到家,望着厨房正收拾东西,素薇微翘的臀部,下身突然有些激动。

  他走过去拍了拍素薇的臀部,然后搭着她的肩膀道:“晚餐后没别的事吧?
  我想和你…“

  “前几天不是才做了吗?而且今天是危险期,还是不要。”

  “今天是我们认识第888 天,是好兆头,当然要让你快活啊。别拒绝我嘛。”

  “瞎说。好吧,晚饭后你做好安全措施,我们一起…现在你快出去,别妨碍我收拾东西。”说完她笑着半推将志杰推离了厨房。

  晚上10点,看完一出激情的小电影后,两人走向主人房,关好门,开了灯,熟练地解除身上所有的外衣,仅剩内裤。

  素薇在床上躺了下来,志杰扑到她身上,先吻着她的双唇、脸颊与脖子等,然后来回舔着她的乳房,调高性欲。

  他慢慢脱下了素薇的内裤,眼前是毫无阴毛清洁的下身,显然他的同居女友非常爱干净。

  同样是用舌头刺激着她的情趣,素薇已经忍不住,下半身开始有反应,要放浪纵叫,蜜汁也正从阴洞流出来。

  志杰没有放过这机会,舔着那宝贵的蜜汁,一面脱下自己的内裤,生殖器已慢慢勃起。

  接着他们换个姿势,志杰坐到床上,素薇低下头,握着志杰已颇为粗壮的下体不断按揉摩擦,然后放进嘴里含着、吮吸着。

  很快志杰便达到高潮,快活得浪叫,一道道精液喷射,全叫素薇给吞了下去。
  好一会,志杰才道:“没有了,你放开手,休息一下等下再继续。”

  素薇喝了好大一口水,接着趴到床上,背对着志杰。他一向喜欢坐在她双腿上做爱,一面拍打着她的光屁股,认为会更刺激,更享受。

  虽然屁股有些疼,但只要志杰觉得性福快活,她并不介意让他打屁股。
  于是志杰挺着粗大的生殖器,骑在她腿上,顶着她的阴户,阴茎与阴户紧扣,正是上帝完美的配合。

  素薇忽然想起,急忙翻身,推开志杰道:“等等!你有戴套吗?”

  志杰本来兴奋的心情立即跌到谷底,冷冷回答:“没有。你现在才说,算了,不做了。”

  他拿起内裤便要穿上。素薇见他不满,解释道:“我不是想扰乱你的兴致,但是你曾说不喜欢小孩子,而且今天又是危险期,我希望你能戴……”

  但见志杰脸色越来越难看,素薇没有办法,只好道:“那好吧。我们继续,不用…不用戴套了。”她虽然觉得有些委屈,但还是不想令志杰失望。

  志杰自觉有些过份与后悔,想开口道歉,但素薇已又重趴回床上,于是道歉也不说了,重压在素薇双腿上。

  他开始长驱直入,同时击打素薇裸臀,只刺激得她不禁‘哦…噢…’放浪的叫床声不断传遍整个房间,志杰更是兴奋,插得愈加用力愈是痛快,两人很快又再次达到高潮,痛并快乐着,志杰是手痛,素薇屁股及那儿虽然疼,但也非常享受。

  素薇早非处女,所以志杰的长枪没有受到任何阻碍,遇神杀神,阴茎大部份几乎都嵌入素薇生殖器里。

  两人发出欲仙欲死的浪声,若有旁观者肯定血脉贲张。

  他来回插着,早已记不清插了多少下,双手却也没有再拍打她的臀部。
  素薇只觉得志杰今天好用力,开始担心自己能否承受得了。

  没错,他因素薇刚才在他极度兴奋时泼他冷水,心里有些不忿,所以现在带着报复的心情,特别用力地狂插她的下体。

  刚才因口交喷了一些,所以现在顶了一阵子,精液才又肆无忌惮狂射在她的生殖器里。

  志杰憋的气一下全舒畅了,他感到很满意,随便又插了几下,便放开了素薇。
  素薇却有点后悔,刚才为何要答应他,万一意外有了,那…

  志杰先去洗手间清理下身,之后便向素薇道:“我很累,先睡了。你清洗完后顺便关灯睡吧。”说完就倒在床上。

  素薇爬到床上后,却翻来覆去睡不着,过了好一会,终于忍不住轻敲志杰的右肩道:“你还没睡吧,起来下好吗?有点事想和你谈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志杰朦胧着双眼问道。

  “我们在一起也有几年了,而且刚刚没做好防范,可能会有孩子,不如我们…”

  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你盼望与我结婚。”他打断素薇的话道。

  “嗯。这样以后不会每次被亲朋戚友追问,若真有孩子到时也不会尴尬。现在结婚不是很好吗?”

  “外人怎么看我不管。我不想有小孩,所以一直都劝你服避孕丸和用避孕帖。
  你没用吗?这根本不用担心。“

  “有用,但那不是万能的,万一…”

  “那就打掉他!”志杰有点不耐烦,声量开始提高。

  “你那么凶干嘛?那是一条生命,还是你的孩子。你说这种话太无情了。”
  素薇反驳,很不满地望着志杰。

  他没说什么,只道:“睡吧,结婚的事以后再说。”

  “不行,这是人生大事。你别睡了,起来一起商量嘛。”她去拉志杰,拉不动,很是生气,轻拍他的右颊,还是没反应,予是比刚才用力刮了他一掌。
  这可恼火了志杰。他转过身,骂道:“我明天还要上早班呢!”骂完,他站起身,绕到素薇床边,坐下来,抓起她的手,将她身子横放在他双腿上,手一扬,‘啪啪啪’连三下狠狠揍在她只穿内裤的屁股上,打了几下,意犹未尽,又剥下她的内裤。他没有怜香惜玉,反而举起右掌,用力打在素薇腓红的光屁股,痛打了五下,才放手。

  他打了之后,原本还想骂:“人生大事由男人做主,你们女人吵什么!‘,但看见素薇脸涨得通红,努着嘴显然很是委屈,那句话也说不出口,只好道:”
  我们现在经济能力不足,养孩子只怕会增加负担,我不想孩子以后埋怨父母没给他幸福的生活。“

  素薇挣扎着挺起双臀,缓慢地坐到床上,心平气和道:“我知道不该烦你,你也不需发如此脾气。但是我想问别人月入一千都能供几个孩子,还供上大学,我俩月入四千为何无法为孩子提供幸福的生活?你说的不成理由。”

  志杰说不出话,想了一会,道:“我考虑一下。结婚是人生大事,我们还是先考虑清楚比较好,不早了,我帮你揉揉后就睡吧。”

  素薇叹了口气,等他从厨房拿来药膏后趴下让他揉擦臀部。

  她不明白为何每次向他提出结婚生子等重要大事,他总是敷衍了事,这次居然还打她屁股,她心里觉得很难过。

  她并不排斥为他生个一儿半女,也很愿意承担身为人妻的重任,况且他们也同居数年了,为何他就是不肯给她机会?

  她没有多想,因为想了也不会有结果,只能带着无奈的心情上床,望着枕边人感慨而睡。

  “各位同仁好。我给你们介绍,她是新会计部主任,陈淑芬。希望你们以后能尽量配合。就这样,我还有事先走了。”老板向员工介绍他们的新主管后,便匆忙离开。

  新女主管长得很漂亮,听说还是老板刚从国外毕业回来的亲生女儿,难怪一来就直接任高职。

  “大家好。我刚毕业于澳洲昆士兰大学,什么事都不懂,请多多指教。希望我们合作愉快。以后若有任何得罪的地方,还请大家多多包涵。”女主管热情地道,一点也不摆架子。

  他们开始自我介绍。轮到志杰时,女主管突然叫了一声:“是你啊志杰。好久没见了,近来好吗?没想到我们可以成为同僚。”满是欢愉的脸色。

  “是啊。中学毕业你去澳洲升学,读完博士也差不多7 年了。想不到现在还是被你骑在头上。”

  “别这么说…”她看到旁边的素薇脸色有点不悦,便问道:“嗨,这位女同事是…?能自我介绍吗?”

  “我叫素薇。陈主任你好。”说完便礼貌地伸出手。可是淑芬竟藏起了双手拒绝:“别见外。叫我淑芬行了。”她转头又向各同事道:“我首次来到公司,大家对我可能还不熟悉。各位有什么问题想问吗?”

  素薇伸出的手马上僵住,好不尴尬。大家看到她的窘态,哪还敢多问,纷纷闭上了嘴。于是淑芬重述:“没有吗?那好。大家今天照以往的工作做就行了。”
  然后又道:“素薇是吗?等下到我办公室来。”说完便向她的办公室走去,留下发愣的素薇。

  素薇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敲门。她不明白自己做错什么,令主管不顺眼。‘咚!
  咚!‘敲门声响起,但办公室里的淑芬并没反应。于是素薇打开了门,只见淑芬站在桌旁,手握并举高塑料长尺,像是要从高往下打人臀部。素薇见状更是心寒。

  她不断安慰自己自己并没犯错,不需要担心。

  “你来啦,请坐。”淑芬见到她,坐下来道“我…我站着就行了。”素薇颤抖回答。

  “不用怕,坐啊。”可素薇还是不敢就座。

  于是淑芬握着长尺,走过去在她臀上用长尺轻拍一记道:“我叫你坐你就坐吧。”

  素薇不敢不从,只好拉开椅子,坐了下来。

  “我还未来之前看了你的履历表。你在公司任职也有六七年了,也算蛮长时间。那么,请你告诉我是什么原因使你对公司毫无异心,尽忠尽职做了七年之久?”
  素薇还不清楚她的目的,老实回答:“我第一份工作就是在这里当会计师。
  公司提供的良好工作环境、福利、同事间的和睦都使我对公司有难舍感情。我视公司有如另一个家。“

  “回答得很好。那么,身为一个名会计师,需要不断接受挑战,不能老呆在同一位置。你认为我说得对吗?”

  “是的。不只是会计师,任何行业都必须不断努力,接受各方面的挑战。唯有提升自己各方面的能力,才能在残酷的社会生存。”

  “嗯,说得不错。你待在公司也这样久了,有没有计划想换新环境,或对其他工作领域岗位有兴趣?公司会做出适当的安排。”

  素薇开始了解她的意思。“我对目前职位很满意,不想换新环境。我明白陈主任刚才的意思。但是公司若想解雇我,也请您给予合适的理由。”她自知这番话相当得罪,搞不好可能立即被炒,但要她毫无任何理由强迫辞职,说什么也不甘心。

  “我想你误会了。公司现并没有解雇职员的计划。我刚才那么说,是因为目前公司业务不断扩张,需要多聘请些人手。在整个部门里你和志杰学历较高。我将会计部分成两组,由你们两人负责。你说可好?”

  素薇没想到误解了她的意思,急忙道:“对不起。我还以为你对我有所不满,想公报……”她发现自己说错,立即停口。

  “公报私仇?我不是那样的人。可能我不擅于表达,造成你误解。那么,请接受我真诚的道歉。”说完她竟要低下头鞠躬谢罪。

  素薇赶紧挥着手,可是却无法阻止,只好道:“我没有怪你,唉……怎么好意思要你如此…”

  “身为一名主任若轻易造成误解,无法得到员工信任,那部门肯定士气不振,公司形像会大受影响。”她随口说道,只令素薇由衷佩服。

  “那么,你是答应我的要求了?”她继续问道。

  “嗯,好的。我很乐意与你合作,为公司效力。”她毕竟待在同一职位也好久了,现有如此良机自然不肯放过。

  “工资自然会提高……除这件事我还想为刚才的事向你道歉。”

  素薇不明白她的意思,她刚才不是道歉了吗?

  她立即解释:“我不是不想和你握手,只是…”她掏出双手,长袖下还戴着手套,不免有些奇怪。但见她除下手套,解开长袖,只见班点大的红点遍布,甚是可怖。

  “你的手…”素薇忍不住惊呼,淑芬已接口:“我自小皮肤敏感。去了国外多年未曾发作,现一回来就受不了这里的天气,皮肤便如此。无法与你握手言欢,真不好意思。”

  “没关系。是我不好,刚才还猜测…”

  “嗯,过去的事就忘了吧。希望你和志杰充份合作,为公司带来新气象。哦,说到志杰,刚才我认出他,你的脸色好像不妥,好像很担心的样子,为何?”
  她问得锋利。然而素薇因胡乱猜测而内疚,所以毫无机心便顺口道:“没有啊。我和他在一起那么久了,我知道他的为人,哪里会担心。”

  “那你们是…”

  “我是他同居女友。”素薇此时正感激淑芬使她完成多年心愿,于是毫无怀疑笑着回答。

  “是吗…”淑芬握紧了长尺,低声道。此情此景素薇发觉了,却没有任何特殊感觉,只问道:“刚才我进来时看到陈主任您拿着长尺,像是想…想打人一样。
  你没事吧?“

  “没事。我外甥调皮捣蛋,别人只是暂时把东西遗忘在某处,他看到了很喜欢,就据为己有,不肯还给别人。小孩子不可以有自私贪心念头。所以我买了长尺,建议妹妹当他不乖用尺子吓他。你说这样的小孩是不是应该接受处罚?”说完她神色凝重地问道。

  “是啊。小孩子不听话要处罚,要打屁股。我将来孩子犯错也会狠狠处罚他。”
  “对,不乖的小孩要打屁股。看来你希望有小孩,怎么不结婚生一个?”
  “我是很想,但志杰还没有结婚打算,没办法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现在我有事要处理,没什么事你可以先出去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淑芬盯着素薇走出门口,直到她的桌位,心里冷冷地道:“小孩子拿别人东西不还要打屁股,那大人呢?”

  “你晚上要加班?”素薇问着埋头苦干的志杰道。

  “对你先走吧。这是车钥匙。”志杰掏出钥匙。

  “好的。我到家打电话给你。”素薇接过钥匙,向门口走去,来到停车场。
  她打开车门插进钥匙,便向家门驶去。

  素薇工作了一整天也很累了,于是想抄近路快点回家休息。

  路灯坏了很久还没有修理好,且是阴暗的小路,没有其他车辆经过,素薇驶着驶着心里不禁有点害怕。

  ‘哔…哔…’突然从后传来一阵响笛声。她回头一看,只见车后出现了数辆电单车。她急忙加踩油门想要离开,可是前面也出现了几辆,很快便围着她,使她不得不放慢车速,然后将车停下来。

  大概有六辆之多吧。其中一个高头大马的像是首领,跳下车猛力拍着她的车窗,叫她开门。她知道这群人不怀好意,哪敢遵从。那蒙面首领见状,从其他几个手中接过铁棒,用力挥打着车窗。

  ‘劈啪…劈啪…克拉!’于是车窗迅速被击破,那首领迎面给了素薇一拳,把车门开关一拔,然后打开车门,硬将她拖了出来。

  “你们…想要干什么?不要乱来!”她喊道。

  首领没说话,只是像猎犬一样不断打量着她。

  “我把钱都给你们,求你们放过我!”她说完接着掏出钱包,翻了一下里头的钞票与信用卡。

  那年轻的首领接过了钱包,可是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。

  素薇急得眼泪都流出来,哭求道:“我身上…只有这么点钱,各位大哥不满意,我也没办法…”

  首领显得有点吃惊,拿不定主意。正巧他手机响起。

  “嗯,是是,我知道了。”

  素薇听了心头疑云大起,似乎有人指使这些抢匪。可是情势不容她多想,那
           首领已伸手要撕开她的上衣…

  正拉扯间,一束强光从远处传来,好不刺眼。首领此时放开了手,向远处望去。

  一辆跑车快速地冲过来,是淑芬!车靠近素薇,她向素薇喊道:“快上车!”
  素薇赶紧开了车门坐进车里。跑车马力大,一溜烟离开那儿。等接近警局旁后,淑芬停了车,一面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“淑芬,我好怕!刚才他们想……”她抱着淑芬哭泣道。“乖,没事了,别哭。”她拍着素薇的背安慰道。

  “我先带你去警局报案,然后送你回家。”淑芬道。

  素薇此时六神无主,完全听从淑芬的意见。

  “我打给志杰,叫他马上来。让你一个女孩子晚上独自驾车回家,他一点都不担心吗?太过份了。”说完她便要拨号。

  “不可以!不可以让他知道这件事。”素薇急忙阻止。

  “为什么?”淑芬不解道。

  “他一整天都在忙,现在应该很累了。我不想打扰他,还有,我不希望因这件事造成…”她没有说完,淑芬已明白她的意思,于是道:“我答应你不跟他说。
  别着急。“

  “谢谢你……”素薇感激地道,眼角泛着泪光。

  “不用谢。既然已事情发生了,就不要太难过。听我的话,等下回去洗个澡,把所有不开心的事都忘掉,知道吗?”

  “嗯,我会的。”

  “有什么事记得找我。放心我待你有如亲妹妹一样。”

  “真的吗?太好了!”素薇是独生女,从小就盼望有个能照顾她的姐姐。所以听了后很是开心道。

  “那我们以后就是好姐妹啦!”

  “谢谢淑芬姐!”

  报了案后,淑芬道:“你先去车旁等我,我去洗手间,很快回来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由于是晚上,警局冷冷清清。淑芬上完洗手间后,向刚才备案的青年警官走去。

  “是陈小姐啊?有什么我能为你效劳?”

  淑芬要求道:“刚才的案发记录,能复制一份给我吗?”

  “恐怕帮不了你。照规矩这些记录是不可以随便让外人查阅的。”他嘴里这么说,手却往裤袋拍着。

  “哦?警官您为国家效劳,每天出生入死不顾自身安危保护人民生命与财产,真令人敬佩。为了表示感激,小小慰劳,不成敬意。警官您有空为自己多添几件新衣新裤。”她掏出一叠钞票,为数不少。

  “陈小姐真是爱开玩笑。我们尽忠职守也只是想为人民服务。既然陈小姐如此体恤,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多谢陈小姐!”他接过钞票后,马上就为淑芬准备了一份复制。

  淑芬拿到案发记录,“好姐妹…哼!”嘴角泛起得意的奸笑…

  “大家放下手上的工作,我有事宣布。”淑芬走出办公室,向各员工拍手大声道。

  “为了让各位同事能多了解公司各部门其他同仁,及增进彼此间的信任,公司决定举办聚餐会,地点于陈府,即我家。大家有什么意见吗?”她接着兴奋地问道。

  有几位员工想申明无法出席,但她已按着藤条道:“谁真无法出席的请给予合适的理由,我不想听到敷衍与公式化的回答。”

  没有人敢再多言,于是她向素薇道:“那么聚会的事就交由你负责。对了我家有泳池,叫喜爱游泳的同事先准备。”

  “好的。我一切安排好后再向您报告。”

  星期六当天,淑芬叫素薇进了她办公室。

  “妹妹,姐姐有个请求。今晚向你借一样东西,用好就还,可以吗?”
  “当然可以啊!不知淑芬姐要借什么东西?”

  “今晚再跟你说。你刚才答应过的,不许赖皮哦!”

  “姐姐放心。我不会言而无信。”她爽快地答应了,心里却也很好奇淑芬这千金小姐会向她借什么。

  晚上,大伙儿兴高彩烈来到陈府。富豪府邸自然别有一番气派,与电视剧金碧辉煌的豪宅不煌相让。

  像一般富豪举行宴会一样,泳池旁长长的走廊摆满了食桌。由于老板临时出国公干,于是淑芬说了些客套话后,聚会正式开始。上了年纪的员工一面用食,一面闲话当年。有的在柔和的音乐下翩翩起舞。年少的员工则随着强劲的音乐狂欢,有的也不禁除掉衣物跳下泳池畅游。

  “赏脸跳个舞好吗?”淑芬当着素薇的面,开口问志杰道。志杰望了一下素薇,拿不定主意。“怎么?怕女朋友不高兴?素薇妹妹不会这么小气。你不愿意,当我没说过。”说完她以眼神向素薇暗示一下。

  素薇这才明白早上淑芬竟向她借男朋友!但她一向信任淑芬,虽然心中有些疑惑,但毕竟自己亲口答应过的,也就不好当众人面反悔,只好道:“没关系,你们去跳吧,我也不懂跳舞。”素薇对她的上司兼好姐妹道。“那真不好意思了,借你男朋友用下。”淑芬立即接口。于是她拖着志杰到舞池中。

  “那不是志杰吗?为什么他和陈主任一起跳舞?他就这样扔下你一个人在这?”
  一位女同事关心地问素薇道。

  “没关系啦,这是社交礼仪。况且我也不懂跳舞。”她嘴上虽自我安慰道,但看着自己的男人与其他女孩子在跳舞,心里也有点酸。

  “不知该说你傻还是大方,我跟你说世上没有不吃腥的猫,男人也是一样。
  不过你既然毫不在意,那随便你吧。“女同事叹了口气,随即离开。

  素薇看着志杰搂着淑芬的腰,低头似乎亲吻她的脸颊,越看越不是滋味,正想籍拿饮料阻止他们,淑芬已转头向素薇笑道:“跳完了,男朋友还给你。我下泳池。”

  素薇还来不及反应,只见她脱下身上长袍,袍下的是一身三点式泳装。一束束荧光照来,众人皆清楚看见那泳装除了女性最隐密处外完全透明,将她完美身材展露无遗。

  众人大惊。所有男士不理身旁的女性,双眼目不转睛望着淑芬,贪婪地打量她身上每一部份。从头到脚,几乎都超越了男性对女性身材的要求,看得人如痴如醉。

  只听她动人的声音呼道:“谁要和我一起下水的?”接着一个完美的跳跃,她纵身跃进了泳池。马上许多男士都奋不顾身冲进泳池里。

  她嫣然一笑:“谁有兴趣和我比泳技?”那笑更是倾国倾城,连许多女性都自叹不如,包括素薇。男士全都疯狂了,纷纷向淑芬游去。

  淑芬成了整晚全场的焦点。可是接下来一个消息却打散了她原本的好心情。
  他们在泳池闹了一阵,淑芬上岸向素薇与志杰道:“一起来玩嘛,听别人说妹妹也是游泳健将,身材一定相当不错。刚才姐姐身材已展现过,总算平日锻炼没有白费。妹妹何不让大伙欣赏欣赏优美的身段?呆在那儿多没意思。”

  素薇听得出淑芬挑衅欲比较的意思,于是向志杰道:“你去玩吧。我一个人在这也行。姐姐身材那么棒,妹妹怎比得上呢?”

  “不,妹妹你也下来啊。众望所归,大家都很期待呢。”

  “志杰你先下去,我有事要和姐姐说。”

  志杰奇怪地望着她们,被素薇推下泳池。

  “妹妹有什么事要告诉我?”淑芬问道。

  “我呢,我发现自己好朋友有段日子没来了,最近有时也会作呕,可能是有了…”她低声道,脸上欢愉之色不言而喻。

  “那好啊,恭喜妹妹了!志杰他知道吗?”淑芬听后也很开心道。

  “还没有,我不肯定是否真的有了,所以暂时没打算告诉他。”

  “嗯,先确认也好。若真有小孩我要做他干妈哦,我预先约了。”

  “孩子有你这干妈保护,日后定能健康平安快乐地成长。”

  洗手间内,淑芬拍着墙壁,冷冷骂道:“连孩子都有了…@#$%^ ”
  “姐姐下班后有空吗?我想去医院检查一下。”

  “好的。我陪你一起去,分享怀孕的喜悦。”她笑着回答。

  医院内,经医生检查后,素薇只是月经失调,呕吐不过肠胃不适,并非怀孕。
  素薇很是失望兼难过,原本期盼有了后能与志杰结婚,但恐怕又要等一些日子了。

  医生见她盼望有自己的孩子,于是给她打了几支补剂。

  素薇一向最怕打针,为了能有孩子毅然接受了。

  打完针后,素薇觉得累,要求在医院休息,淑芬便留下陪她。

  素薇沉沉睡去。淑芬望着素薇可爱的脸蛋,一面恨恨地道:“真是漂亮,难怪志杰会爱上你。”

  她伸手摸向素薇双颊,然后往下摸,一直摸到臀部那儿,对她娇小可爱的美臀起了兴趣,忍不住掀起她的裙子,剥下内裤,露出光滑白皙的裸臀。

  ‘噢!’素薇虽然已非处女,那完美的裸臀却更诱人,淑芬发现自己身材竟无法与眼前这女孩相比,非常惊讶道。

  那美臀连她这一向受万人嘱目的天之娇女也无法抗拒,伸手拍了一下,打屁股那快感更是自己从未领略过的,又轻轻打了一下。

  她向素薇望去,只见素薇可爱的脸颊似乎还是很不甘愿没有怀孕,也不禁有点心酸,打算放弃她的计划。

  可是当她低下头,无意间看到素薇臀部上有一行纹身。她仔细看清楚,心头怒火又燃烧起来!

  那纹身虽小,但却清楚展现了‘Love Forever素薇与志杰’ .她紧瞪着那纹
身,双眼发出忌妒的怒火,举高了双手,很想一掌将那纹身全都拍散。

  就在她要猛力拍下去时,素薇悠悠转醒。淑芬赶紧拉上她的内裤放下裙子。
  “姐姐你怎么了?为什么脱…”素薇脸红且惊道。

  “刚才你打针好像很疼,姐姐想看看你臀部,需要帮你揉揉吗?”

  “姐姐真是关心我。我一直都很怕打针,但是为了孩子,不论多疼我都会坚持下去。我的屁股没事,姐姐你以后别再这样了。”素薇有些不满地道。

  “是我不好,让妹妹误会了。姐姐向你道歉。”她装做诚心道。

  “没关系。等下还要麻烦姐姐送我回家呢。”素薇笑道。

  “好的。我出去一会,你在这里休息。”

  淑芬马上进行她的计划。“志杰?素薇现在在医院,方便过来吗?”

  志杰赶到医院。一位女医生及护士正为素薇检查。

  “发生什么事?”他焦急问道。

  “没事。王小姐以为有身孕,来做测试。我们刚才替她检查,只是月经失调。
  你是她男朋友?对不起令你们失望了。“

  “还好……”志杰呼了口气,拍着胸口道。

  护士很是错愕。女医生立即问道:“你不希望有小孩吗?但王小姐很盼望有自己的孩子。你们…”

  “我才不喜欢小孩子,更不会因孩子而结婚,就算有我也会要她打…”志杰满脸不屑。

  “什么?”护士惊叫道,女医生呆了一秒,接着毫不留情一掌掴在志杰脸上。
  一面破口骂道:“我当医生这样久,你这种贱男人还是头一次遇到。你女朋友没有怀孕已经很难过,这种话你也说得出,算什么男人啊?”

  素薇躺在床上,脸色苍白地望着志杰,似乎很不愿意相信他刚才的话。
  “这是我和她的事,谁也管不着!素薇你检查好后立即跟我离开这TMD 的鬼医院!”

  “等等!素薇留下。志杰你跟我来。”在旁沉默的淑芬终于开口,寒着脸一字一顿道。

  “去哪里?你虽然是我上司,可这是我家事,也轮不到你来管…”

  “跟我走!”淑芬怒吼道,说完便拉起他的手向外走去。

  志杰想挣脱她的手可是却不成功,只好跟她上了车。

  “我们要去哪里?”可是淑芬并没有回答。

  他们来到了公司,淑芬办公室内。

  “我们公司不欢迎不顾家庭,歧视女性的员工。”淑芬劈头就道。

  “什么烂公司啊!别人家事也要管?”志杰喊道。

  淑芬没说什么,只冷冷道:“既然你认为公司烂,余志杰,明天开始你不用来上班了。公司会照足劳工法令赔偿给你。”

  “等等!我犯了什么错,公司要炒我?”志杰很不甘愿,大声叫道。

  “公司解雇员工还要任何理由吗?总之我不想再见到你在公司出现。”
  志杰顿时心凉起来。会计师最重信誉,若被炒肯定被认为是在处理钱财方面没有良好品德,如监守自盗,私吞公款等。那他以后就别想在这行混了。

  他左思右想,终于低下头求道:“淑芬,请你看在我和你多年相交,又与素薇是好姐妹,刚才的话就当我没说过。求你别解雇我…”

  淑芬白了他一眼,不屑地道:“你这种不负责任的男人我看了就讨厌。刚才不是挺有本事骂公司烂,不要像狗一样来求我……”

  正骂得痛快之际,淑芬电话响起。“姐姐。志杰还在你那儿?他一向不善与人沟通,如果他说什么得罪了你,看在我的面上,别为难他,好吗?”

  “他这样伤害你,你还维护他?”淑芬惊呼道。

  “…我也很气。我没有把姐姐当外人,但是我们的事,还是自己解决比较好。”
  她淡淡道。

  “…好吧,本来想炒他,既然你这么说,那就算了。”

  “谢谢姐姐。”

  “你女朋友打电话来,要我别为难你,我答应了。”淑芬道。

  “真的吗?哦太好了,我可以走了?”志杰刚死里逃生,掩不住喜悦道。
  “要女孩子帮你求情,不会丢脸吗?真是窝囊废!我不解雇你,可是你以后要好好对妹妹,知道吗?”

  “一定,一定…”他转身就想离开。

  “回来!虽然我不解雇你,可是见你这样的男人还是很气。看你敷衍答应,回去肯定忘得一干二净。不行,非得接受处罚。你过来,手放桌上,屁股翘起来!”
  志杰心里也明白平时拿惯藤条的残酷主任今天肯定不会放过他。可是他也没想到要被打屁股,忍不住道:“公司几时订了野蛮的体罚制度?谁订的?”
  “我订的。现在立即生效。你不遵从,卷铺盖走人吧!我言出必行!”淑芬冷道。

  志杰清楚她的脾气,没有办法只好乖乖照她吩咐去做。

  “裤子和内裤脱掉啊!一个大男人还要我帮你脱啊!”塑料长尺狠狠一下打来,志杰痛得赶紧解下腰带,除下长裤及内裤,光光的屁股暴露在女孩子面前,觉得很尴尬。

  “脸红啊?知道怕了吗?怕痛刚才就不应该说出那种话!”

  她握紧了长尺,‘嗖’一声从高往下重重打在志杰光屁股。

  ‘噢!’从来只有他打人,今天竟也被打屁股,很是耻辱。

  真是报应。

  “对上司说话,是那种态度吗?”

  ‘啪!’连续两下打在他左臀上。

  “既然对公司不满,那就滚啊!还死命要留下,真是贱。”屁股又挨了三记。
  他屁股此时已开始转红,可是淑芬并没有放过他,一边猛拍,一边怒道:“你平常对素薇都是那样?真该死,要加倍惩治!”淑芬力度开始加强,志杰已有些受不住,汗水涌流。

  别看淑芬只是纤纤女子,力度可丝毫不输男性。“犯贱的男人就是要打屁股。”
  说完她狠狠在志杰臀部高峰狂扫了五下。

  ‘噢!’他屁股疼得陷下去,再也不顾什么男性尊严,死命要用手抚摸火烫的臀部。

  “还没打够呢,手放开,屁股翘起来!”淑芬怒骂。

  志杰并没有照她的话做,依旧揉擦着他该打的屁股。

  淑芬更怒:“你不放手吗?连手一起打!”接着连续三下都打在他用来保护屁股的手背上,只疼得他立即将手放开。

  “有本事骂公司骂上级骂女友,没能耐挨打光屁股?就是要挨我多几下。”
  她不再心软,左边五下,右边五下,迅速在志杰可怜的光屁股上痛打了十下。
  志杰的臀部立即暴红。他开始忍不住流下泪来。

  “哭啊?觉得被女性打光屁股很耻辱?有没有想过素薇的感受?”她见了更气,用尽力气,塑料长尺落下时几乎完全嵌入志杰毫无遮掩的臀部。

  ‘啪啪!’淑芬又打了两下,可是心里却很是焦急,志杰怎么还没回忆起以往某段经历?总不能就这样一直打他屁股,那她力气与心思可算白花了。

  志杰的屁股已似火烧,他再也无法支持下去,手护着屁股开始向四周逃跑。
  “还跑?一定要捉到你!”淑芬手握长尺,追着志杰。

  突然间,志杰想起了什么,停下来向淑芬惊道:“你……你打我屁股,令我回忆以前…我怎么现在才想到…”

  “终于想起来了?笨志杰现在才想到,真该打屁股!”说完她向志杰甜蜜地笑了一下,轻轻用手拍他屁股。

  “好啊,你打我屁股,我也要打回你!”他也在淑芬诱人的臀部拍了一下。
  接着两人互相拥抱亲吻,缅怀七年前在校园内美好的回忆…

  七年前志杰在校内是出名的小无赖,可是却偏偏得到淑芬这千金女的青睐。
  两人在一起也有一年时间。自与淑芬相恋,受淑芬影响,志杰也逐渐长进,并主动要求淑芬的指导。淑芬习惯拿着长尺督促。

  有一次,志杰想了很久,还是无法解答。淑芬很是着急,便道:“再想不出要打屁股啦!”“别催嘛,给我一分钟,一定会想得出。不然就给你打屁股。”
  过了两分钟,志杰才想出答案。

  “终于想起来了?笨志杰现在才想到,真该打屁股!”说完就要用长尺拍他屁股。可是志杰立即逃开。

  “还跑,一定要捉到你!”淑芬笑着提脚直追,志杰故意停下来,让她打了几下屁股。

  “好啊,你打我屁股,我也要打回你!他在淑芬少女的臀部上打了几下。淑芬本来想伸手拒绝,但志杰突然抱着她,低头吻在淑芬双唇。两人含情脉脉互望对方一阵,志杰主动解开了淑芬上衣,两人便在树下初尝禁果…

  淑芬到澳洲升学后,志杰便投入人力市场。他刚就职那几年也有过几段恋情,加上会计工作繁重,于是就渐渐把初恋情人淑芬淡忘了,直到现在…

  志杰吻了淑芬一阵,便要解开淑芬上衣。

  “等等,你现在已经有素薇了,不可以对女朋友不忠。”

  “哦,差点忘了,还好你提醒。”他很是懊悔。

  “别这样,虽然你有了她,但一天没结婚我还是有机会的,对吗?”她热切地盼望道。

  “请别再说这种话了,以前的事,忘了对大家都好。”

  “…那好吧。既然无法让你重新接受,我也无话可说…嗯,我看到素薇臀部上有纹身,你们感情肯定很深,刚才没看清楚,不知道你能不能…”她羞红了脸问道。

  “你是说纹身?我屁股也有,和她的一样,你就别看了,免得…”他叹了口气,没有说完。

  “那没关系。我想素薇也该出院回家了。你还是回去看看她吧,记得要对她好点,不然不会放过你!”

  “好的。我先走了,你也要记得过去的事就别再想了,你条件好,肯定能找到比我更好的男子。”

  她望着志杰离开,心里道:“我就是不甘愿输给她,余志杰我抢定你了!”
  志杰故意去酒吧坐了一整晚,直到打烊了才回家。谁知素薇还未就寝,寒着脸等他回来。

  “你在医院说的话是真的吗?”她冷冷问道。

  他默然,并没有任何反应。

  “如果我真的有了,你会毫不犹豫要我打掉?”她逼问道。

  他更是回答不出。

  素薇见状叹了口气,流着泪问道:“就算我有了你宁愿要我放弃宝宝也不肯和我结婚,你是不是想…不负责任?!”

  “哪有的事。我一定会负责任,只是现在我俩还在为事业打拼,真不是结婚的时候。”

  “不要每次拿工作当借口!难道我在你心中还不如你的事业?”

  “我是想等事业有成,经济状况稳定才组织家庭。国内失业率只升不跌,我们只是小职员,今日不知明日事。相信我,我真的是为孩子的幸福着想。何况你兄长们都是成功人士,如果我不做出一点成绩,现在就跟你结婚,我担心令你蒙羞。”他握着素薇的手,佯作诚心道。

  “他们才不会有这种想法…你说的都是真心话?”她望着志杰道。

  “句句属实。若有半句假话,天打雷劈,不得好…”

  “你少土了。”她掩着志杰的嘴。接着又道:“你去哪里了?现在才回来?”
  “我知道说话太过份,所以独自忏悔反省啊!原谅我好吗?”他跪下来,哀求道。

  “男儿膝下有黄金,我原谅你就是了。你先起来。”她不忍见志杰如此,心软答应。

  他慢慢地站起来,凝望了素薇一阵,接着扶起素薇,紧抱着她低头吻着她双颊,一面道:“我不会说甜言蜜语,只能真心的告诉你,你是我一生最爱的女人。”
  素薇虽然没什么反应,心里却甜蜜地接受了。

  他们热吻了一阵,素薇听到志杰腹部打雷般作响,于是道“你外出晚归,一定很饿了。厨房里还有宵夜,我待会热了给你吃。”

  志杰深情地望着她向厨房走去,舒了口气,好不容易过关了。

  素薇自听了志杰那番话,也下定决心要为事业拼搏。于是两人见面机会就少了。素薇经常为加班而待在公司直到深夜才回。志杰却只是说说罢了,所以待在家中的时间较长。

  “我们好久没一起吃饭了。我订了法国餐厅,待会七点,我等你。”

  “不行,晚上还要加班。我最近真的很忙,公司又接了数宗巨额生意,对不起下次再陪你。”

  “那好吧。你也别太操劳了,要照顾自己身体。”志杰叮咛道。

  “知道了。法国餐价钱不菲,既然订了就别浪费,找其他同事一起吧。”
  这样过了一个多月,素薇因表现良好获得公司赞赏与加薪,淑芬与董事长甚至在股东大会上亲自表扬她。于是她将所有精力放在事业上。除了在公司,两人只有在深夜才见面。甚至每次交欢都是匆忙了事,为此志杰感到很不快。

  “你次次都是这样,敷衍完事你觉得开心吗?我希望下次你能多投入些。”
  “你知道我忙于工作,已经尽量抽时间给你了。我知道你很不开心,但你说要为孩子幸福着想,为事业打拼暂时不结婚。我没有怪你,也想和你一起拼搏,你就不能多体谅我吗?”

  “为事业打拼也得有底线。现在公司缺人吗?你是超人所有事都扛下,每天不到三更半夜才回家,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?”

  “公司器重我,我为公司打拼有什么不对?我们的工作你又不是不知有多繁重,每天加班也很平常。”

  “是啊,你重视公司多于重视我!工作繁重到连家都懒得回,你心里有没有我?还记不记得有这个家?”

  “你发那么大脾气干嘛?算了算了我还要赶公司的帐目,不想跟你吵。你要睡先睡吧,我去书房。”说完她就下床收拾好公司文件,‘砰’的一声用力关上了门。

  志杰独自抱着枕头,难过得流下了眼泪。

  两人为了事业的事吵了几次,恋情受到一定的冲击,但由于两人感情基础稳定,还不至于很严重的地步。

  这天他们又吵了一次,素薇气愤地独自回到公司。志杰则到某餐厅用餐。
  “咦,怎么又是自己一个?没跟妹妹一起?”淑芬也来到那儿,遇见志杰,便上前打招呼。

  “她还有工作,就不打扰她了。你也是一个人?一起坐吧。我请你。”
  “好啊。但是这顿我请。上司请下属吃饭很应该,你别跟我争。”

  吃着吃着,两人聊到了以前的同学。

  “听说希光也回本城工作了。有没有兴趣今晚一起聚聚?”淑芬问道。
  “好的。时间地点你决定好通知我。”

  “答应得这样快,不用回家陪妹妹吗?”淑芬有点吃惊。

  “唉…回家反正也是对着电视机电脑,见不到人。”他不禁感叹道。

  “怎么啦?发生什么事?好像对她很不满。”

  “没有啦…唉还是别提了。我吃好了,你付帐吗?我下次还你。”

  “都说我请了,别跟我客气。”

  素薇感到自己近来对志杰的态度也觉得有些过份与后悔,于是决定下班后亲自下厨,准备一顿丰富的烛光晚餐。但她并没有告诉志杰。

  “欢迎光临。这是我在郊外的别墅。漂亮吗?”

  “不错呀。咦希光还没来吗?”

  “他临时有约,放我们鸽子,但是来不及通知你。”

  “这小子。没关系,反正我也没地方可去。”他叹声道。

  他坐下来后,淑芬道:“自七年前我去澳洲,我们两个没像现在这样单独在一起了呢。”

  “是呀。都七年了,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,我却老了。”他笑道。

  “没有的事。在我心中你依然没变,是当年那傻愣愣却又顺从我一直对我好的小杰。”

  “是吗…可是已经不能再回头了。我已有了素薇…你去澳洲七年,在那边没有遇见适合的对象?”

  “爸爸要我赶快毕业好帮他打理公司,所以无瑕谈及感情之事。抱歉让你笑话了。”

  “没有儿子继承家族生意,伯父这样想也是无可厚非。”

  “我有时也很盼望有个兄弟,我就不会那么辛苦了。哎不说这个了,你今天好像不怎么开心,和妹妹吵架?有什么事不妨告诉我,我能帮就尽量帮。”
  “还不是为了工作的事。我真不明白我俩都事业有成,她何必那么拼命?你知道吗,她整天早出晚归,脑里只有工作工作。一起开心地吃顿饭都难。我们吵了好几次,都无法平心静气下来达成共识。”

  “是我不好。我看妹妹表现良好,向公司举荐,没想到令她过份投入于工作上。破坏了你们之间的感情,真对不起。”

  “哪关你的事。我说她忘记了这个家,心里根本没有我,我的存在似乎是多余的。”

  “不开心的事就别说了。我这里有上等佳酿,可以减轻压力,要来一杯吗?”
  “好的。”

  于是她转身向储藏室走去,随后拿出一瓶酒,拔开瓶塞倒出一小杯递给志杰。
  “82年的红酒,真不错。唉她为何就不能像你一样体贴我了解我的感受?常常吵架我有时真想放弃这段感情。”

  “都叫你别想了。说些开心的事吧。你还记得那个谁上次在学校…哈哈真好笑。”

  “哈哈当然记得,后来他还…”

  “喂喂还有我们和班长小云一起逛街,你知道她那件事…嘿嘿不笑不行!”
  “想起来就觉得好笑…”

  两人说起当年的事,开心地聊着笑着玩着。酒倒了一杯又一杯,一瓶又一瓶。
  突然淑芬打开了音响道:“有首歌,我想你还记得。”

  他一听,就知道是高明骏与王馨平的‘今生注定’ .那是他们每次去KTV 必
唱之歌,可说是他们的定情歌曲。

  两人随着歌曲哼了起来。忽然间淑芬拉起他的手扶他起来,眼睛注视着,终于抱紧了他,朝他右颊吻下。

  志杰有些不知所措,但喝了几杯酒,加上感动的歌曲播放,没有抗拒地接受了,也低头吻住淑芬右颊。接着就慢慢变成热吻…

 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并且强烈的环境影响,干柴烈火两人很快就意乱情迷,向睡房走去,爬到床上脱光了衣物…

  素薇在家里等志杰回来。等呀等竟倒在沙发上沉沉睡去。

  淑芬知道该怎么取悦志杰,也明白他喜欢打屁股的癖好。志杰对淑芬的躯体与喜好也很了解,所以这一战两人都相当愉快。志杰没有做好安全措施,但淑芬毫不介意,完全投入使志杰与素薇行房时受的气烟消云散。志杰更是觉得眼前这初恋情人比冷淡的素薇好太多。

  两人在床上覆雨翻云一番后,淑芬问道:“你觉得我和妹妹,哪个身材较好?
  你比较喜欢和哪个一起做?“”那还用说,素薇怎比得上你。“”你在我面前当然这么说,回到家肯定和妹妹说一样的话。不行,要打屁股。“说完就轻轻在他屁股拍了一下。”我说的都是真话。你不信我也要打屁股。“他也用力打了下她的臀部。”你保养得真不错,屁股很好打,真过瘾。“”我信你了,别打别打。“

  志杰毕竟有了素薇,觉得很对不起她,便道:“我们不该这样的。我已有了素薇,背着她与你一起太辜负她了。”

  “嗯,我也是很后悔。但刚才的事你不说妹妹也不会知道。而且不错都错了,先瞒着她吧。时间不早了,你回去吧。我俩都要各自反省,我会想办法做补偿,你也一样。”

  “好的。那没别的事我先走了。”

  “等等!”淑芬抱着志杰的脖子,深情地给了他一吻,才放开他。

  志杰回到家里,见素薇在沙发沉睡,心中有愧,便开了灯想和她说对不起但素薇已醒,揉了揉了道:“你回来啦?不要开灯,我为你准备了一些东西。”说完她关了灯,接着点上蜡烛,显在眼前的除了烛光晚餐,还有各样志杰喜欢的食物。

  “我知道近来态度不是很好,没有照顾你的感受,所以做了这些,小小的补偿,希望你会满意。”

  志杰听了更是愧疚,只道:“我应该补偿你才是…”

  “哪里,是我不对。别说这些了,你迟迟才回,食物都冷了。虽然热了不好吃,但希望你别介意。”

  然后她将食物端起,要拿去重新再热一遍。志杰从后抱着她,在她耳边感动流泪道:“对不起,我先前一直对你有误会。始终你心里还是很关心我。素薇你对我真是太好了…”

  “快别说这种话。我之前太投入工作,没能抽多时间陪你,我才该说对不起。
  我答应你以后有空就陪你。我们不吵架,你说好不好?“

  “好,当然好了!”

  “看你开心成这样。放开我,我帮你把食物热一热,很快有得吃了。”
  吃完了,素薇问道道:“开不开心?”

  “当然开心。你对我太好了,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待你,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。”
  “你有什么事对不起我?别说这些了。我们也很久没做。今晚我完全献给你,你爱怎么就怎么,不用戴套也行。”她大胆地提出。她以前自持淑女,,但现在为讨好志杰,这些羞耻的话一下全说出来。

  志杰当然没有拒绝,于是两人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。

  “妹妹,现在各行竞争激烈,我们这行也不例外,大家都寻才若渴。爸爸有个想法,要各主管尽力留住人才。所以我有个计划,就是提供一份长期合约,高达十年给予那些全心全意为公司打拼,将精力完全奉献给公司的员工。你是最合适的人选。我希望你能接受,影响与激励其他员工士气。你不妨考虑一下。我会向爸爸推荐你为会计部副主任。此外还有什么要求你只管提出来。”

  素薇觉得淑芬这想法合理之至,加上自己又热切盼望升职,所以毫不犹豫地答应了,完全没料到她的好姐妹不只是为了背叛的事而补偿,还有更…

  没多久,志杰与素薇又因一些小事吵架。情侣间吵架很平常,但志杰却不自主地打给了淑芬:“你今晚有空吗?我心情不好,想去你那儿‘纾解压力’ .”
  他掩饰自己的错,美化成纾解压力。

  “又跟妹妹吵架?你们不能总是如此。我晚上有空,欢迎你来。”

  人总是那样。无意间踩进了泥沼,会很想将脚抽回,但在跨出了第一步之后,会容易很多,终于就会全身都陷入泥淖中。

  淑芬倾心听他细诉后,很自然就给了他一瓶酒。用不了多久,两人又重蹈覆辄,做了一些对不起好姐妹好女朋友的事。

  于是每当志杰不开心,就主动找淑芬‘纾解压力’ .虽然志杰总觉得愧疚,良心不安,回到家后经常无法面对素薇,但过不了多久又忘得一干二净。

  淑芬这女人太了解男人的心理,精明得很。我们可怜的素薇…

  “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。纸包不住火,我们的事素薇很快就会发现。”志杰向裸着上身的淑芬道。

  “我知道你的想法。我也觉得很对不起妹妹,我们的关系应该到此为止。放心,我不会令你难做,我自动退出。”淑芬脸上很是不舍道。

  “是我不好,一开始就错了。难得你能体谅,真多谢你。”志杰感激道。
  “没关系。我看时间也不早了,快回去陪妹妹吧。”她掩饰心中的哀伤道。
  “你…以后有机会,我会对你补偿。”志杰叹了口气道。

  不只淑芬,志杰也很想对素薇作出补偿。他想早日将偷情之事忘掉,下定决心以后只爱素薇一人。所以他打算与素薇结婚。

  素薇虽然对志杰反反复复的决定有些不满,但还是很高兴。

  素薇迫不及待将这好消息告诉她的好姐妹。淑芬接到消息后,悲痛得说不出话。素薇还以为淑芬为两人结婚而高兴无法言语,傻愣愣的要好姐妹当她伴娘。
  淑芬很快就回复正常,并一口答应了她的要求。

  “这样高兴,不如一起去酒吧庆祝。”淑芬问道。

  “好啊!下班后XX吧见。”

  酒吧里,在淑芬的怂恿下,一向滴酒不沾的素薇也得意地多喝了几杯。由于不胜酒力,素薇开始意识不清,胡言乱语。

  “姐姐,我好开心哪!我比你先结婚,是不是应该恭喜我呢?”

  “当然了。妹妹嫁个‘如意郎君’,姐姐也替你高兴。”她说完恶狠狠地瞪了素薇一眼,但喝得脸红耳赤的素薇根本没发现。

  “哦对了,姐姐有些文件,刚才本来忘了给你签。看你现在醉成这样,我明天再拿给你好了。”

  “我没醉!告诉你我不知道有多精神,咳,什么鬼文件我现在就签了它!”
  她抢过淑芬手中的笔与那些文件,趁还有一点清醒,往签名处迅速地签下去。
  淑芬望着酩酊大醉的素薇,嘴角泛起得意的奸笑…

  “妹妹,公司最近财政出现赤字,爸爸很不开心。他怀疑有内鬼,所以要各部门主管留意。姐姐想问若内贼抓到你觉得该怎么处理?”

  “嗯…妹妹认为若涉及数目不大,可以先给予警告。但事情严重交给警方处理比较适合。”

  “不好,事情传出去会影响公司形像。但也不能轻易放过。我觉得应该要杀一儆百,给予严厉的惩罚。”她说完瞄了素薇一眼。

  “姐姐怎么说就怎么做吧。妹妹也不太想理会上层的决定。”她现在正甜蜜地期待婚期,没有心思管这些事情。

  洗手间内。淑芬素薇道:“妹妹要结婚了,很开心对吗?”

  “是呀,姐姐答应过要当我伴娘,不许赖皮哦。”

  “本来有些事,你快结婚姐姐不应该说。但是身为姐妹,我觉得现在说清楚比较好。这些照片,请你看一看。”

  素薇接过了淑芬的手机,那是一张不堪入目的男女亲热照片,而主角竟然是…!

  她看得心都凉了,淑芬却道:“还有呢,请妹妹看完。”

  一张比一张淫荡,素薇再也忍不住,拿起手机狠狠往地上摔去!一面骂道:“你…你们竟然背着我做出这样的事,还拍下这些照片…不知廉耻!”

  “志杰虽然没什么好,可姐姐我偏偏也喜欢他。两姐妹何必计较那么多?”
  淑芬笑道。

  “你…你们几时开始的…?”素薇发颤着问道。

  “什么时候已经不重要。谁叫你每次那样对志杰,常常吵架我是男人也会远离你啦!感情是自私的。他爱和我搞上我也没办法。你太失败了,不懂如何抓住男人的心,还是我比较适合志杰……”

  “我拿你当姐妹,你竟然勾引我男朋友,背着我和他上床,还说这种话,你怎么做女人的?无耻!”素薇气得举起右手,‘啪’用力一掌刮在淑芬脸上。
  淑芬捂着脸,并没有发怒,只是冷笑道:“这一掌,什么都还给你了。好戏才刚上演,你当主角做姐妹的一定会捧场!”说完便笑着推开门离开,只留下伤
         心的素薇独自在洗手盆前放声痛哭…

  “爸爸,我查出谁是盗用公款,吃里扒外的奸细。很遗憾她直属于我部门。
  这件事请您交给我全权处理,我保证不会令公司形像受损。“

  “芬儿你能直接向我坦白最好不过。我将这件事交与你,犯错的员工绝对不能轻饶,要杀一儆百。”董事长一向对这女儿宠爱有加,自然不会拒绝她的请求。
  “我知道了,爸爸。”

  “各位员工请暂停手上的工作,我有两个消息要告诉大家。”淑芬拍手大声道。同时又道:“保安麻烦封锁这里的所有出入口,外人一概不准进来!还有这里的员工一个也不许离开!谁不服的我马上炒了他!”

  保安立即照做。各员工见她杀气腾腾,与平日行为大相径庭,纷纷感到害怕,担心等下会发生什么事。

  “先说坏消息。公司财政出现赤字,经深入调查,有内贼私吞公款。我已向董事长及各股东请示,犯错的员工将会受到严厉的处罚。为以示公平,现在我将出示内贼犯错的证据,然后施以公开鞭打的体罚!”

  此话一出所有人皆震惊,公司一向信誉良好,会出现内鬼不可思议,二来关于公开鞭打的体罚更是闻所未闻。

  淑芬接着拿出一叠文件,素薇看着桌上那些文件,心开始慌了。那不是那天淑芬要她签的吗?怎么会成了什么‘证据’了?

  之后更令人吃惊的是好几张银行存款收据副本与上面的巨额数字。虽然没看清楚名字,但她心里很了解一定是她或她的亲戚。

  她明白了。这是一个圈套,从头到尾她都被操纵于别人股掌中,而这人竟还是她所谓的好姐妹。

  “证据已展示。那内贼,就是你,王素薇!”淑芬指着素薇道。

  众人大惊。素薇人品有口皆碑,大家都不怎么相信。

  志杰急忙道:“淑芬你有没有查清楚,素薇怎么可能是内贼?”

  “我只相信证据。王小姐,你最好能给予合理的解释。不过我认为你没有。”
  素薇苍白无辜的脸并没有表态。于是淑芬冷笑道:“解释不出?那就该受处份!请你自己将手放桌上,臀部翘起接受你应得的惩罚!”

  要打屁股?素薇听后立即拒绝:“我纵使犯错公司也不应如此罔顾人权对待员工。我要求立即辞职!”她知道自己的处境,证据确凿无法与淑芬抗衡,只能承认错误。

  “好啊,照上个月你签的长期合约主动要求辞职视为毁约,需赔偿XXXXXX,
你他妈的赔得起吗ha?”淑芬见素薇不服,发怒骂了粗口。

  素薇想不到连这合约也是她设的陷阱,心寒得无言以对。但她却实在毫无办法,僵在那儿没有任何反应。

  “既然你不肯,我只好要保安来‘请’你了!”她向一旁的保安招手。
  “不必了。”素薇缓缓道,接着自己走近桌旁,双手直放桌上。

  “你不能打她!”志杰急喊道。

  “我当然不能打我的好姐妹。所以接下来请你管教下这位犯了错的员工。”
  她笑眯眯对志杰道。

  “那怎么行?”志杰惊呼道。

  “谁说不行。”淑芬道,然后走向他,在他耳旁轻声道:“我最近想做慈善,手上百份之十的股份很想赠给‘有缘人’ .如果你不听从我,她是主谋,你便是共犯。还有你之前多次跟我开心,想白吃啊?天下没如此便宜之事。强奸罪可不是开完笑,你也不希望屁股开花对吧。不用担心证据,我随时都可以大把弄出来,就象对你的女朋友一样。”

  志杰听得冷汗直流。他左思右想,望了望可怜的素薇,对比眼前意气风发的淑芬,终于忍痛点头答应。

  如果说素薇得知遭情人与好姐妹背叛,犹如五雷轰顶,三魂不见七魄,那现在要被自己心爱的男人在众员工面前公开鞭屁股,就是百雷轰顶,魂魄全无了。
  她眼睁睁望着志杰,不敢相信这是事实。

  志杰无颜面对她,别过脸道:“现在开始吗?”

  “很好,公司就是需要你这种绝对服从的员工。这是藤鞭,用力教训我们的女犯。”

  志杰接过了藤鞭,可是要他下手,他还是于心不忍。

  素薇想知道志杰是否真狠得下心,所以转回头将臀部翘起。

  “打呀!还不开始?”淑芬见状大喝道。

  志杰想起淑芬的警告,于是握紧藤鞭,一下打在素薇高耸的臀部上。

  那一下,素薇的心全碎了。

           接着又是第二下、第三下…

  连打了五下,志杰才稍微停手。

  他屁股曾经挨过打,所以知道哪个部位承受最大力度,便尽量不打在那儿。
  那五下不疼,疼的是素薇的心。

  “继续呀,干嘛停手?打到我喊停为止!”淑芬催促道。

  志杰知道在精明的淑芬眼前要不露出破绽是不可能的,所以他抖起精神,开始用力打在素薇双臀上。

  第一下,就疼得她几乎没流出泪来。

  她虽然曾挨过志杰掌掴臀部,但那毕竟只是闺房情趣,不像现在。

  第二下,志杰重复打在刚才的位置,只痛得她要用手去抚摸。

  志杰赶紧拉开她的手,狠狠三下鞭在她本已疼痛不堪的屁股。

  由于是女性,加上藤鞭力量大,她抵受不住,眼泪开始充满双瞳。

  志杰知道不能心软,于是在素薇美臀上、中、下三方重重给了数下。

  每一下,都痛澈心扉。

  然而她始终没有哭泣。

  她暗暗告诉自己绝不能在这无情的男人及无耻的女人面前流泪。

  淑芬看着看着,很是得意,故意走到素薇面前低头道:“洗手间不是打得很痛快吗?怎么,现在挨小小的惩罚就受不了啊?一场姐妹,你开口求饶我马上叫志杰停手。求我啊!”

  素薇冷冷地白了她一眼,‘呸’的一声,“贱女人,绝不会向你求饶!”表明了她宁死不屈的意愿。

  淑芬大怒:“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接着向志杰怒道:“你那么心软干嘛?藤条拿来!”

  志杰见她如此,拒绝道:“不好,这样的叛徒何需主任亲自动手?我代劳就行了。”

  “拿来啊!”说完她从志杰手中抢过藤条,扔在地上。又从抽屉取出一条长鞭,‘劈啪’打在桌上比刚才的藤鞭更令人心惧。

  “冥顽不灵,非得用鞭子惩治不可!”

  淑芬本来想立即往素薇屁股打下,可是转念一想却盯着她高翘的臀部,接着伸手将素薇黑色短裙掀起,迅速将她纯白色内裤剥下,露出被志杰鞭打后红彤的光屁股。

  众人哗然。志杰与素薇齐叫:“你干什么?”

  素薇想拉上裙子可是被淑芬狠狠一下打在屁股正中央,疼得她立即放手。
  淑芬接着恶狠狠地向众人

100% 完全免费的亚洲在线AV视频 永久免费,贴心服务 注重在体验 !!!

  • 16 个利基站点
  • 2516 個視訊
  • 100%质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