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»  娱乐动态  »  【网恋】

【网恋】

添加:2018-05-16来源:人气:加载中

                网恋

                前言

  红酥手,黄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。

  东风恶,欢情薄,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。

  错!错!错!

  春如旧,人空瘦,泪痕红鲛绡透。

  桃花落,闲池阁,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

  莫!莫!莫!

  ——宋。陆游。钗头凤

 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一次,我一定会选择不上虎二站。

  是的,虎二站确实带给我不少的乐趣,也陪我度过了大学以及研究所的时光。然而,也是因为虎二站,我认识了一位让我感到快乐、感到怅然,同时也让我感到失落的网友。是她,没错,就是她!

  那个夏天,我永远记得那个夏天……

  我想,网路上是一个重女轻男的环境,这点大家应该不会反对吧!还记得研一的时候,我曾经有一个问题解不出来,在网路上问了半天,没有人为我解惑;过了几天,我拜托实验室的学姊帮我去网路上问,她的标题上写着,「小女子求救!」后来过了不到两个小时,就有数篇答覆的文章……或许我有点以偏概全,可是这种现象在网路上已是行之多年,我也就见怪不怪了。

  当然,在同样的情形之中,在虎二这类的网站,这样的情形也是难以避免。
  我,就是这样在虎二站上认识她的……

                一初识

  不适逢人苦誉君,亦狂亦侠亦温文。

  照人胆似秦时月,送我情如岭上云。

  ——清。龚自珍。己亥杂诗

  认识我的人,都认为我是一个害羞内向的小男孩,绝不会相信在我的内心里,竟然有一个充满冒险因子的精灵在作祟!否则,一个连和女孩子说话都会脸红的小男孩,又怎么会和女孩子第一次见面,就发生了亲密关系?

  但是,这种不可能发生的事,就发生在我的身上……

  当时,除了虎二站,我在某些网站上,也算是小有名气,在当时认识我的人也不算少数。在和他(她)们见面之前,我在他们心目中的印象是,豪迈、爽朗、辩才无碍……

  哈!这是我?原来一个人透过网路,连个性都能有十万八千里的大转变!也难怪在网路上变男变女变变变一点也不困难。

  当然,在这一天,我又是例行性地去虎二站朝圣。只是今天有点不一样……
  咦?怎么有一位叫做「摇滚猫」的家伙,他的文章在讨论区获得这么多的回响?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,我也凑过去看了看他的文章到底有何过人之处。
  只不过,「这家伙」并不是个家伙,「他」也并不是个他,而是一个「她」!原来「摇滚猫」是一个「姑娘」!

  为什么「姑娘」两个字要加上引号呢?我说过,在网路上变男变女变变变可是一点也不困难的。当然,我对她的身份是半信半疑的。不过,我还是写了封信给她。

  摇滚猫你好:

  这是第一次写信给你,事实上我对你也是一无所知,不过,网路上人心难测,请务必小心保护自己,尤其是在情色网站上。

               祝心想事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怀灭

  当时我在网路上已打滚了超过三年,早在学术网路不甚发达的时代,我就在上面发表过一些文章,甚至还有几篇经典之作可以在某些网站上找到。因此,我一直很臭屁地把自己当作大哥,对「后起之秀」加以照顾一番。现在想一想当初幼稚的行径,还真的很好笑。

  这一天晚上,我一直想着,如果这摇滚猫是我的妹妹,不知道有多好?我在家中兄姊成群,就缺一个妹妹可以照顾,天知道,我真的好想一下做哥哥的感受。有位女情色文学作家曾经说过,她不和虎二站的网友见面,或许也是基于保护自己的心态,但是,当初我却是毫无邪念,纯粹是想要个妹妹而已。

  第二天到虎二站,发觉她也寄了一封信给我,向我表达谢意。就这样慢慢地,我成为她忠实的读者,我俩也就开始通信。我相信,这时我对她还是没有任何遐思。

                二问题

  凉风起天末,君子意如何?

  鸿雁几时到?江湖秋水多。

  文章憎命达,魑魅喜人过。

  应共冤魂语,投诗赠汨罗。

  ——唐。杜甫。天末怀李白

  前面提到,在某些网站上,我也是小有名气,接下来的事,就是发生在其中一个网站……孔锵的搞怪小站。

  在这个网站,我有另外一个名字——小飞侠,也就是说,我有另外一种身份……在这里,我认识了几个朋友,比他们虚长几岁的我,自然又浮现出当老大的梦……在这里,我是童话故事中那个会飞、永远长不大的孩子王,我也喜欢这个身份。

  我很少看使用者名单的,不知道为什么,这一天会突然心血来潮,耐着性子看那两百多人的名单。我想,这一切都是天意,因为,我看到了她,「摇滚猫」 ……

  当然,没有人规定这世界只能有一只摇滚猫,就像在BBS 上可以有好几十个流川枫或是徐怀钰一样……喔,当时歌坛还没有徐怀钰这个人,那改为范晓萱好了,这并不重要……我想摇滚猫可能是个生手,因为她并没有把她的page r关起
来,那整天不是应付那些page就烦死了?尤其这名字又与最近在情色文学站新崛起的那位女作家同名,一定是很多人好奇的对象。

  这时她的状态并不是在聊天中,想必她已经踢掉了不少人,不然网路上是不太可能让一位女生这么闲的。如果这时候我贸然切进去和她聊天,不就也步上了其他人的后尘了吗?于是,我在先发了一封信,表明我的身份与来意之后,便和她聊了起来。当然,我绝不会犯下聊天大忌,也就是披头就问人家是男是女。毕竟我不是那种第一句就问对方是男是女,如果是男的就结束聊天的那种色胚。不过当时为了给自己台阶下,这次的聊天中,我称呼对方是用「你」而不是用「你」。
  「摇滚猫,你还记得我吗?我是那个怀灭啊!」

  「怀灭?让我想一下……喔!我记起来了,你曾经发一封信给我。」很显然的,这只摇滚猫和虎二站上的是同一只。

  「对啊!」我继续飞快地敲打着键盘,「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,这几天一定有很多网友写信给你,要和你交朋友,不知道我猜对了没?」

  「:)」看到这个笑容,我心中知道,虽不中亦不远矣。

  「我想……这是网路上的正常现象,你可能还是要稍微担待一下:)」我边笑边敲着,「很冒昧问你一个问题,可以吗?」

  「好啊!」

  「我想,一定有些网友想和你……」我所省略的部分,我想她知道,各位也应该知道我在说些什么。

  Enter 键一敲下去之后,我发觉我问了不该问的东西,这种问题和在路上随
便问一个陌生女孩子「你是不是处女」一样的难堪。问这种问题,我想轻则挨卫生眼,重则连挨巴掌都不无可能。只是,覆水难收,完了!我完了!

  我脸上的笑容开始紧绷,两眼紧盯着萤幕,等待她的「审判」……

  「嗯……」她打字的速度似乎慢了下来。显然她还不知道该不该回答这个问题。她这个「嗯……」是表示肯定、怀疑、停顿,还是另有所指?我不敢问,我只是静静地等待她的下一句话。

  就这么沉默了将近一分钟……我对于这种沉默很不耐,更觉得充满了不安的感受。

  「对不起,我不应该问这问题的,我只是关心你而已。」我打破了沉默,向她道歉。

  「没关系。」她还是以那缓慢的速度打着。我不禁忧心了起来,她是不是心情受到了影响?或许我不应该问这些问题的。她真的没关系吗,我不这么认为。
  没什么人会在心情受到影响的时候,坦承自己内心感受的。

  后来,她说她有事,就将这次聊天草草了结,先离线了。我没有问她的姓名、年龄、生日、性别、科系、兴趣,我什么都没问……我猜想,她在生我的气。
  我相信,一个情色文学女作家所要承受的异样眼光,一定比男作家还要多上好几倍。回头去上虎二站,看到了她的文章。她说,有许多人写信去关心她,有的是像我一样关心她的处境,也有的是对她的身份(当然有一大部分是关心她是男是女)感到兴趣,然而我相信,一定也有很多人把她当作一个阻街女郎一般,只是想从她的身上猎取性爱。我竟然没有注意到她内心里的感受,这么直截了当地问道对她而言可能很不堪的内容。我真的大错特错!

                三困窘

  蓬莱院闭天台女,画堂昼寝人无语。

  抛枕翠云光,绣衣闻异香。

  潜来珠琐动,惊觉银屏梦。

  慢脸笑盈盈,相看无限情。

  ——五代。李煜。菩萨蛮

  我是不是做错了?我在她的心目中,形象是不是变差了?反正第一次见面,也没有形象可言,只是,这会不会影响到我在这个站上的形象。算了,做了都做了,男子汉敢作敢当,大不了下次聊天时道歉就是了,只是,给她这样的印象,还有聊天的机会吗?

  这一天是暑假的第一天,许多学子都返乡了,平时熙熙攘攘的学校难得清静下来,平时每到中午就连不上站的情况也大幅改善。现在终于可以趁着网路较为畅通时上站,一想到心里就异常的舒畅。只是我在虎二站上吓了一跳……

  我收到摇滚猫的来信了!

  难道说,在这个暑假,摇滚猫还留在学校?当时拨号网路还并不流行,只有在学校才能大上特上一番。如果摇滚猫还在学校,我就有许多时间和她聊天了。
  就算不和她见面,只要和她在线上聊天,也算是一种享受了!只是,在看了她的信之后,我才是真的吓了一跳……

  你知道吗?

  昨晚我梦到我去你的住处找你,你抱着我看电视,而且,我们还一起洗澡……

  接下来的内容,我再也不好意思看下去了。如果这是一种告白,这种告白也未免太露骨了吧!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难不成我要跟她说,「喔,我也好期待!你哪一天有空啊?我们一起洗吧!」不可能这么回答吧!

  天啊,我们只是在网路上聊过天,连对方的个人资料都一无所知呢!更何况还有一个很大的风险,这个「她」有可能是个男的啊!我不敢再想下去了!我想两个男孩在一起洗澡,应该称不上是一件浪漫的事吧!

  后来她告诉我,这个暑假她留下来打工,所以整个暑假她会住在学校。刚好我暑假也要忙论文的事,虽然还有一年才要论文口试。看来这个暑假我不会孤单,因为我可以和她聊上一整个暑假!

  第二天下午,距离她要打工的两个小时以前,她上站了。这时她似乎已经学会关pager ,也已经学会如何设好友名单,很荣幸的,我也列在名单之一。
  于是,我们第二次的聊天,就在这样自然的情况下展开。

  「*^^*」真不晓得我是在哪里学到这种装可爱的代号,我一见面就打出这个代号。

  「哇!好可爱:)」

  「你知不知道,我看了你给我的信之后,很不好意思?」毕竟对于被女孩子梦到一起洗澡,应该称不上是光荣的事吧!

  不过我相信,如果我俩的见面一如她所想像的,那一定很香刺激,只是当初我实在想不了那么多……

  「你说那个喔……我都不害臊了,你还会不好意思喔?这样怎么写情色文学啊?」

  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接下去。虽然我是一位三流的情色文学作家,但是并不代表我的内在也是如同我的笔锋一样的风流啊!

  在这一天,我们聊了很多。她说她今天心情不太好,因为一位和她同校,素昧平生的研究生学长,在计中遇上了她。从她的上站资料以及使用者状态,知道她就是那只摇滚猫。她说,那位学长一见到她,就问她要不要和他一起做爱……
  天啊!这个混帐研究生!!(慢着!!我是不是也骂到自己了?我当时也是研究生啊!)这只披着羊皮的狼!

  我相信,这个情色文学女作家的角色,一定为她带来了不少困扰。但是女作家也是人啊,他们凭什么这样对她?我很火大,如果让我知道那个败坏我们研究生名声的家伙是谁,我一定亲自去问候他祖宗十八代。可是,气愤归气愤,我现在要如何答话,我一时也拿不定主意。如果我的措辞不当的话,很可能会对她造成二度伤害。我只是告诉她,我永远站在她这边,希望她不会被那家伙影响到自己的心情。

  「我不知道要如何回答,不过我希望你不要被那种人渣影响到自己的心情。
  不知道你会不会答应我?」

  「嗯!谢谢你!」

  「还有,昨天的事,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问你那个问题的,希望你能够接受我的道歉。」

  「算了,我早就不放在心上了。对了,我等一下要打工,我要先走了!拜拜!」
  当晚,我的情绪很复杂。这封信与这次对话,是否意味着我俩的友情又向前迈进了一步?

  如果她是以电吉他与爵士鼓为基调的摇滚乐,我比较像是以钢琴为主的钢琴协奏曲。这么说吧,我就像是浪漫到几乎滥情的拉赫曼尼诺夫第二号钢琴协奏曲,充满了抑郁的压力、个人主义的乐风、要求完美的技巧以及丰富的情绪。而她呢,就像是现在最流行的张惠妹高亢激越、婉转动听,却又令人雅俗共赏的女高音。
  拉赫曼尼诺夫和张惠妹……根本就无法联想在一起!阿妹唱不出拉赫曼尼诺夫的感情,拉赫曼尼诺夫也写不出张惠妹的个人风格。如果硬是要将这两种音乐结合在一起,我看也只是自讨没趣。

  或许我并不适合她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四惊变

  东飞伯劳西飞燕,黄姑织女时相见。

  谁家女儿对门居?开颜发照里闾。

  南窗北牖挂明光,罗帷绮箔脂粉香。

  女儿年几十五六,窈窕无双颜如玉。

  三春已暮花从风,空留可怜与谁同?

  ——南北朝。佚名。东飞伯劳歌

  为了避免尴尬与受到注目,我和摇滚猫渐渐地离开了虎二站,除了刊登与阅读文章之外,我们总是尽量在孔锵站上谈天说地。在往后几次的交谈,我知道她有一位即将出国深造的男友。他再过一个星期就要到南加大攻读博士学位,往后两人将过着两地相隔,聚少离多的日子。她打算在明年大学毕业后,追随男友的脚步,到美国修硕士学位。而她也知道我有一位交往数年的女友,在南部某大学担任行政助理。

  或许因为我们两个都早已死会,在每次的交谈之中,我们总不避讳彼此的闺房之事,对对方的了解也日益深刻。我还不时建议她,赶快在他出国以前,跟他夜夜春宵,把他「榨光」(亏我想得出来),免得他在国外出轨,让她在台湾独守空闺。然而,一股不安的预兆在我心里浮现,有一种想要出轨的欲望正在我的心里萌芽……

  在往后的某一次的交谈之中,她给了我她在外租屋的电话。不过我还是没有问她姓名,我不想让她觉得我对她有何意图,等到水到渠成的时候再知道也不迟。至于电话,我认为现在的时机尚未成熟,于是也备而不用。她曾经向我要过我的电话,不过我没给,因为我不想让实验室的同学说闲话,他们都知道我有一位很感情很稳定的女友,我并不想节外生枝。

  我在这个站上有几位好友,除了现在正在交往的摇滚猫之外,有二位好友和这次我和摇滚猫的事情有关。这两个人是一男一女,男的那位叫做小轩轩。他小我两岁,和我一样名字都有个「小」字,乱恶一把的。由于我们两个同校,每次只要有空就会呼朋引伴一起吃饭或是看电影。至于另一位女的,大家叫她武则天,和小轩轩同年,由她「武则天」的称号,大概可以推知她的脾气如何。很巧地,武则天和摇滚猫同校。

  我和摇滚猫的第一次冲突,也就因为小轩轩以及武则天而引起的。不过话说回来,要不是这次的冲突,我也就不会有机会和她发生进一步的关系……

  这天小轩轩说要去武则天的学校看她,「哈哈哈!你是要去武则天那边讨皮痛是不是?」在我的「祝福」下,小轩轩启程去看武则天。中午上网少了小轩轩斗嘴,网路上感觉顿时冷清了许多。这时我在站上开了两个视窗,一边找人聊天,一边看看新的文章,倒也不亦乐乎。

  「有人正在呼叫你,你是否要与他聊天?」难道说,摇滚猫已经上站了?
  我满怀希望地一看,没想到竟然是小轩轩,真是始料未及。

  「小轩轩,你是不是被武则天SM,现在要来找我求救的?」

  「才不是呢!我现在和武则天在计中,她现在就坐在我旁边。」

  天啊!千里迢迢去找网友,结果竟然是到计中玩BBS ?亏他们想得出来!
  真是没有情趣!

  这时,另一个视窗也有反应了。「有人正在呼叫你,你是否要与他聊天?」
  没想到这时摇滚猫也上线了。反正同时和两个人聊天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做,就让我一心二用吧!

  「摇滚猫你好,午餐吃饱没?」

  「我已经吃饱了。」

  小轩轩的视窗又跑出几个字,「小飞侠,你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,看到摇滚猫就忘了好朋友啊?」

  「喂喂喂!你不是也正把武则天丢在旁边吗?」

  「那不一样啊!小飞侠,你知不知道,现在摇滚猫也在计中喔?」

  「我知道啊!那又怎样?」

  「等等我和武则天要去找摇滚猫。武则天还不知道谁是摇滚猫,也不知道她坐哪里。」

  「喂!你不要乱来啊!你认识她吗?」

  「没关系,我们就跟她说武则天就是小飞侠,看她表情会如何,你等一下啊!」
  可恶的小轩轩,看来我要赶快跟摇滚猫辟谣了!唯一的胜算,就是告诉她我人还在实验室。

  「摇滚猫,我现在人在……」

 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!

  这句话尚未能打完,摇滚猫那边「哼」一个字跑了出来。

  「等等,你怎么了?」

  「我要走了!」话刚说完,她就离开了,留下一脸错愕,含冤未雪的我。我想她一定对这次的事情很不能谅解。

  可恶啊!我这次会被你们两个害惨了!!看来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友谊,很可能就毁在他们手里了!

                五闻声

  绿杨芳草长亭路,年少抛人容易去。

  楼头残孟五更钟,花底离愁三月雨。

  无情不似多情苦,一寸还成千万缕。

  天涯地角有穷时,只有相思无尽处。

  ——宋。晏殊。木兰花

  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后,我立刻看看他们两个是不是还在线上,如果他们两个给我畏罪潜逃的话,我一定每天晚上打电话叫他们起床尿尿!总之,一定要他们两个向摇滚猫道歉才是。

  「有人正在呼叫你,你是否要与他聊天?」会不会是摇滚猫又上站了?我该怎么向她道歉呢?还是,我要私下找小轩轩和武则天,叫他们两个发信向摇滚猫道歉呢?还是乾脆把责任扛下来,就说这次的恶作剧是我出的主意?好吧!不管怎样,还是快点和摇滚猫聊天吧!希望她不要太气愤才好。

  「对不起……」奇怪!摇滚猫怎么马上就向我说对不起呢?

  原来,现在和我聊天的不是摇滚猫,而是武则天,真是出乎意料之外!
  「都是小轩轩出那什么馊主意,如果我早知道她是摇滚猫,我就不会去骗她说我是小飞侠了。」

  「等一下!听你这样说,你是不是认识她?」

  「我跟锺淑瑜很熟啊!她是我室友的好朋友,我们还常常一起吃饭呢!」
  从武则天这番话,我终于知道摇滚猫的本名。锺淑瑜……

  她真的是个女生,我太多虑了!

  没想到会知道她的本名,更想不到竟然是从我的好友中脱口而出的。看来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啊!不过现在不是得意的时候,先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才是真的。
  「小飞侠,看你很关心她的样子,你在和她交往吗?可是她已经有男朋友了。」
  「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已经死会了。而且我也知道她有男朋友啊,所以我不会对她有非份之想的。况且你也知道,我最爱的是你啊:)」

  「少恶了,我才不会相信你的鬼话呢:D 等一下我会写信给摇滚猫道歉,我也会叫小轩轩这小兔崽子去负荆请罪的。」

  「别忘了,叫小轩轩拿主机板到她面前跪:)」

  该怎么向淑瑜道歉呢?我只知道她的名字,她住哪里我也不知道,除了她的电话号码以外,「就是这个号码,就是这个号码,我什么都记不得了!」……等等!!我有她的电话号码啊!我看还是打通电话向她道歉吧!

  这是我第一次鼓起勇气拨电话给她。

  距离那件事情已经半个小时,我猜想她应该已经回到寝室了吧!微微颤抖着的手按出了一连串一组让我又期待又怕受伤害的号码,电话中每一声「嘟嘟」声都让人感到焦急难耐。

  终于,一串女声划破了等待的煎熬……

  「喂,我现在不在家……」什么啊?原来是电话答录机啊,真是扫兴。不过说真的,从这个稚气未脱的女声可以感觉到,这个声音的主人一定很可爱!
  如果这个声音就是淑瑜的声音,这将是我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。只可惜她不在……依我的个性,除非是真的有要事,否则我是不会跟电话答录机聊天的。当我要挂断电话时,「喂!」的一声再度从话筒中响起,只是这个声音似乎比较真实……

  「喂!」原来这不是电话答录机的声音!

  「请问锺淑瑜小姐在吗?」我不安地问着电话中的女声。

  「我就是……请问你是哪位?」哇!这个声音真的好可爱喔!虽然不像广播女主播银铃般的声音那样悦耳动听,不过这种清纯可爱的声音,让人联想到可爱的高中小女生,真难想像她是一位大三的女孩子,更难与情色文学女作家的身份联想在一起。

  「你好,这是我第一次打电话给你,我姓怀。」我调皮地以「怀灭」的姓来吊她。还好我在站上的名字不是「交大之狼」什么的,不然我该姓什么来着呢?
  「喔——我知道了!」她笑了出来。

  「其实我打电话给你,是关于小轩轩以及武则天的事,真的对不起!」
  「没关系啦!我已经不放在心上了。」

  「你的声音好好听喔!听起来好可爱喔!」

  「谢谢!你的声音听起来也好有磁性喔。」

  以前也有女网友说过我的声音很有磁性。那是我在电话之中刻意压低声音的关系,在现实生活中,我说话的语调跟吴宗宪可是有得拚喔!不知为什么,被她赞美我觉得特别开心。

  这次的聊天就在轻松的气氛中结束。她好像没有怀疑我怎么知道她的名字,她并没有告诉我啊!

  我真的好喜欢淑瑜的声音喔!往后只要每晚有空,我就会拨通电话给淑瑜,互相表达对彼此的关怀。我知道,她在我心中的地位不一样!

                六初遇

  昨夜风疏雨骤,浓睡不消残酒。

  试问卷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

  知否?知否?应是绿肥红瘦。

  ——宋。李清照。如梦令

  第二天,收到了小轩轩的来信。他在信上写着:

  「小飞侠:

  昨天我看到摇滚猫了。

  她长的很漂亮喔!

  好羡慕你喔!」

  看着他的来信,我不禁猜想着淑瑜的样子,真想见她一面。不知道她是否就像小轩轩所说的一样漂亮?还是,摇滚猫的长相就像时下网友所说的「恐龙」一般,于是写信来挖苦我一番呢?

  在和淑瑜开始交往以来,我心里那种想要出轨的潜意识再也不受我的理智控制。虽然最近与几位女网友初次见面时,都是止乎于礼,然而一旦太阳下山,我就有如到了月圆之夜就会变身的狼人一般,开始试探性地对女网友展开侵犯之举。也不知道是我个人稍具魅力,还是与对方一拍即合,在这几次与女网友的初次见面,竟然都登上了得分位置。(以下是TVIS袁定文先生棒球时间:所谓得分位置,
就是指跑者攻占二垒或三垒,只要一支安打,就有机会将跑者送回本垒得分。喔喔喔钠卤豌~~~~洗价 A影熊:D )若不是在双方残存的自制力的控制之下,留下二垒或三垒的残垒,可能已经做出让彼此抱憾终身之事。

  虽然没有奔回本垒,算是理智险胜性欲一筹,我还是对女友有着强烈的罪恶感。我相信我们还是彼此相爱,但是在我们两地相隔的时光之中,我竟然做出了对不起她的事。我真的好恨我自己!不争气的我,每次到了紧要关头就无法把持自己,不仅伤害了女网友,更伤害了对我所发生的事情浑然不知,却始终对我信赖如一的女友。

  快乐的暑假时光很快地流逝,已经来到了九月天,准备另一个新学期的开始。虽然已经开学了,不过对于只修一门课的研二学生而言,上网的时间丝毫不受课业的影响。而这时的她也已经是个大四生,课业压力应该也不重,我们还是有不少的时光可以在网上度过。

  还记得这是一个星期四,气象报告说明天强烈颱风会登陆,所以学校明天停课一天。这一天的深夜,窗外的狂风飕飕,吹得窗户晃动之声不绝于耳,这时我所担心的,竟然不是远在南部的女友,而是淑瑜。我猜想,我已经变心了……
  到了第二天,那个号称「颱风登陆的日子」,或许是上天开了我们一个玩笑吧,到了中午,就不像早上那样的风狂雨暴。云端初露的艳阳,彷佛得意地告诉我们,颱风已经远离,今天让我们偷到半天的闲暇时光。

  中午我一如往常地到实验室上网。我很希望能够在网上遇到淑瑜,我想在今晚见她一面。

  期待是痛苦的,尤其是当你一意识到有期待落空的可能时,那种漫漫的等待最令人难耐。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我的心里也渐渐地充满失望。如果我当初没遇到淑瑜,如果我对她毫无非份之想,我相信今天我还会是个快乐的网路人,那个充满赤子之心,永远长不大的小飞侠。只是,今天,我被我自己的欲望给作茧自缚,一切都是咎由自取。

  到了下午两点半,终于让我盼到那个最想见到的淑瑜……

  「淑瑜,昨天颱风夜有没有受惊啊?」

  「没有,不过风声很吵,我很晚才睡着。」

  「对了,你今天晚上有事吗?我希望能够见你一面。」

  这句话送出去之后,我已经抱定壮士断腕的决心,如果被她拒绝,被她嘲笑甚至被她厌恶,我将会将我们的友谊退回起跑点,我则会继续当我女友的那个乖宝宝,一生守候在女友身边……

  事实上,我约的时间根本不对!一个男孩子在晚上去找女孩子,能够有什么好心眼?

  「好啊,不过我今晚要打工,要九点半才能碰面喔!」

  她是不是对我毫无防备?不然怎么会跟我约九点半碰面?还是说,我对他的友善态度,让她忽略了我现在对她的图谋?

  在约定碰面的时间地点,以及确认彼此当时的衣着之后,她便匆匆下站,准备今晚的打工事宜。

  回到住处,我随手将换洗衣物放进包包里,顺便准备了两个保险套。慢着!
  去见女网友干嘛带换洗衣物以及保险套?难道说……

  难道说,我今晚已有和她一起住,并且和她上床的打算?我不愿承认,但是我不得不否认,我现在确实想要她!我控制不了我自己!

  这一天,我穿着我最喜欢的一件我称之为「战袍」的薄棒球外套,这支球队当时的战绩不错。这个举动是否意味着我也想在今晚图个好战果?

  我想,我原先应该对她没有任何的欲望,怎么会走到今天这条不归路呢?天啊!我现在到底怎么了?不论如何,我现在已经是过河卒子,有进无退了!
  终于到了九点半,我在约定的地方出现了。现在,我反而有些不安……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?是很温柔体贴,还是很精明干练的那类呢?她的长相又如何呢?在见到她之前,我不时地胡思乱想,深怕期待之后带来更大的落空的失望感。
  这天晚上,天空飘散着毛毛细雨……在远方,有一位长发飘逸,身材婀娜,穿着绿色连身洋装的少女,撑着伞缓步地朝着这边走来……

  我看不清楚她的脸,她就是淑瑜吗?

                七品唇

  北方有佳人,绝世而独立,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。

 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,佳人难再得。

  ——汉。李延年。佳人歌

  看着远方的那位长发少女缓缓走来,我的心跳急剧加速,那种感觉,就有如乐透开奖那样的充满刺激……她的身材看起来不错,声音也颇具魅力,现在就只剩下容貌尚未揭晓……

  这时,另一个也是穿着绿色洋装的女子从她旁边朝她走去,看来这个女子应该是那位绿衣少女的朋友,两人在我面前大约二十公尺的地方聊了起来。她们两个的服装款式与色调都与摇滚猫所提供的相似,我不知道到底哪个才是淑瑜。看着时光一分一秒地过去,我这个局外人只能站在远方乾着急,看着她们两个聊了开来。

  过了几分钟,两人终于聊完了。原先的绿衣少女继续走向我,随着步伐的慢慢接近,我终于得以一窥全貌。

  以前有许多网友在站上抱怨,说见到的女孩子像恐龙云云的,让我对见女网友总是心存馀悸。不过在看到淑瑜的庐山真面目之后,我想我的担心是多馀的。
  首先映入我的眼的,是她清澄深遂的双眸,以及细长微翘的睫毛。她的眼睛很大很柔美,不过除了美之外,我总觉得她的眼神似乎还隐藏着一丝丝的哀怨。也难怪,要这么久无法和男朋友见面,实在是很难承受。微挺的鼻子,薄薄的双唇,再加上她白净无暇的脸,即使不化妆也显得出她的清新脱俗。让我想起以前念过的一首诗里的两句:「却嫌脂粉污颜色,淡扫蛾眉朝至尊。」

  我走近她的身旁,从她的手中接过雨伞,「我们走吧!」她的雨伞很小,我将右手搭在她的肩上,将她朝我搂了过来。

  「不好啦!这样我的同学会看到。」她转过头来,微微仰起头看着我。虽然她并没有很大的脱离我的动作,不过为了避免她被同学说闲话,更担心会有人将现在他们所看到的情形传到她男友那边,对人家的感情造成伤害,我还是放开了我的右手。

  这时她看到我带着行李,「我看你带着行李也不方便,你还是先把行李摆在我的住处吧!」

  她的住处在校园的另一边的侧门附近,或许是第一次见面,两人还是感到有点腆,一路走来两人总是默默无言。我时而转过头看着她,只见她低头不语,脸颊似乎有点泛红,或许她也在紧张……

  她的住处是一间十坪左右大的套房,里面的摆设给我的第一印象,她应该是一个心细如尘的女孩子。里面的书籍杂志虽然繁多,不过仍是有条不紊的摆放妥当,既没有内衣裤的旗海飞扬,也没有零嘴包装的星罗棋布,看起来相当清爽。
  感觉上和她的个性有点搭不上边的是,整个房间之中到处都摆着当时流行的填充娃娃,应该是她玩娃娃机的战果吧!尤其是她的床边,十几只小龙猫有如列队欢迎一般地在床头排排站,真难想像这间房间的主人,竟然是一位酷爱摇滚乐的情色文学女作家。

  放好了行李之后,她建议一起去看MTV.我们先到附近买了些卤味之后,便开始挑选片子。当然,第一次和陌生女子见面,我是绝对不会挑选色情片的。
  不过,我对电影总是兴趣缺缺,所以到底当时流行什么片子,我根本不知道,也不会去关心。所幸她对电影还算内行,所以就由她挑了一部片子。老实说,这部片子到底演些什么,我现在早就忘了,只记得那部片子是一部爱情文艺片,大概要演三个小时,就这么多。

  在服务人员的带领之下,她带我们到二楼的一间小包厢。这间包厢大约三坪大,地上铺着地毯,上面只有一张茶几以及两个小抱枕。与一般MTV 不同的是,包厢内的门是可以反锁的。

  「您的饮料送来了,请慢用!」在送完饮料之后,服务人员随即走出包厢。
  这时,我反射性地走向前去,将包厢门反锁起来。

  这时电影尚未放映,我俩坐在墙边,静待电影的开演。这时我左手轻搂着她,她并没有表示抗拒,这时我的心里洋溢着阵阵的幸福。我转过头看着她,她正低着头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是在想她的男朋友吗?

  「淑瑜!」我轻轻地在她耳边唤着她的名,她转过身来。

  看着她的双眸,我不禁痴了。我想要好好疼爱她!

  我已经完全无法思考,双唇缓缓地朝她的双唇贴近……

  十五公分的距离,霎时有如咫尺天涯,短短几秒钟的时间,倏地有如刹那永恒……

  她终于也移动了身躯,朝着我的双唇迎合着……

  这种感觉真是奇妙,我的右手伸向她的长发抚弄着。我紧紧地抱着她,很害怕这种感觉就像昙花一现地瞬时消逝,更不让她有任何反悔的馀地……

  我想吻她!

  当我吻上她的唇时,我轻轻地将舌头伸进她的口中,用我最狂野的动作和她的舌头交缠着。我俩的舌头互相追逐对方的,她也不时以她的香舌侵扰着我的口中。

  在接吻的空档中,我斜了眼过去看一看表,十点二十分,距离我俩见面不到一个小时,我已经吻了她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八情系

  舍男舍北皆春水,但见群鸥日日来。

  花径不曾缘客扫,蓬门今始为君开。

  盘飧市远无兼味,樽酒家贫只旧醅。

  肯与邻翁相对饮,隔篱呼取尽馀杯。

  ——唐。杜甫。客至

  我俩忘情地吻着,直到电视里传来电影开始播放的声音,才不舍地离开她的双唇。

  「淑瑜,你知道吗?我真的很喜欢你!」我看着她的脸,柔声告诉她。
  她没有回答。但是我想如果她并不喜欢我,就不会让我吻这么久。

  这时我才注意到她长及腰部的长发。我的女友也有一头长发,在每次和女友做爱的时候,我总是喜欢让她坐在我的身上,也就是俗称的「女上位」。我喜欢看着她摆动着身体忘我地呻吟着。每当她扭着腰一上一下,她的长发也随着摆动的旋律而飘荡着。看着平时贤淑端庄的女友,一到了床上就变得长发飘散,放荡无比,那种淫靡的视觉享受总是让我更为带劲……奇怪,我到底想到哪里去了啊?现在在我身旁的是淑瑜,而不是女友啊!!

  接下来在MTV 的这两三个小时之中,我的思绪一片混乱。我只记得我曾经将她上身的衣物全数脱去,并且舔弄了她的酥胸,我的右手更不时企图朝她两腿之间的桃花源地进犯,无奈她的双腿守土有责,几经进侵皆不得其门而入,只有鸣金收兵。到底她的乳房是大是小,触感如何,我根本回想不起来。或许是因为我整个人的内心,完全陷入了偷情与背叛的挣扎之中,使得我在MTV 之中的这三个钟头,既无心看电影,也无法集中精神在淑瑜身上。总之,这种感觉糟透了!
  好不容易将电影看完了,这时也已经凌晨一点半了。到了住处,她先招呼我洗澡(是我自己一个人洗,跟梦境不一样)。

  我在浴室待了很久。我不断用冷水冲着全身,试图让自己稍微清醒一点,只可惜在MTV 中所点燃的情欲之火,已经不是冷水所能浇熄的。现在我的理智很清楚地告诉我,我今天一定会上她!!

  在我洗完了澡,换上了今天带来的衣物之后,怀着一颗不安的心步出了浴室。这时她已经趁我在洗澡的时候换上了睡衣,不过不是那种性感睡衣,而只是看起来颇为宽松的连身洋装的款式。

  「淑瑜,我洗好了,你要不要先刷牙洗脸?」

  我走在她的身后,看着镜中那个正在刷牙的她的倒影。我从背后环抱住她的小蛮腰,她并没有抗拒。我就这样抱着她,直到她刷好牙,我的手才不甘愿地离开她的腰。这种感觉,就像是一个没有出息的男人,整天腻在自己的老婆身边一样。

  「你有没有带牙刷?」我摇摇头。

  这时她竟然将她手上的牙刷递过来给我,这让我吓了一跳。虽然我和女友的感情已经好到可以共用一套盥洗用具的地步,不过我和淑瑜还只是第一天见面。
  曾经有一位名作家在演讲的时候曾经说道,如果要知道你(你)和另一半的感情是不是很好,可以看看她(他)愿不愿意与你(你)共用同一只牙刷。如果这个理论可以成立,我想淑瑜应该已经接受了我。

  这一晚的天气有点冷,或许是因为颱风刚远离的关系吧。在盥洗完毕之后,我俩偎在被窝之中看着电视节目。我从后面环抱着她,闻着她发上的薰衣草洗发精的阵阵香味。凌晨两点的电视节目,说实在的不怎么好看,尤其她又没有装解码器。我们无视着电视的内容,就这样聊了起来。她住处的电视上面有一张照片,我离开被窝仔细看了一看。

  「这是你和你男朋友的合照?」

  她点了点头。她说这张照片是在她男友出国之前拍摄的。看了看她和她男友一脸幸福的神情,我想他们应该很相爱吧!既然如此,她又怎么会和我发生这样的关系呢?很讽刺的,人往往身在福中不知福,除非面临即将失去的紧要关头,否则总是不会觉醒的。

  我走回被窝之中,甫一躲进被窝,我俩便很有默契地拥吻了起来。或许我俩都禁欲了很久,一旦情欲被点燃之后,就天雷勾动地火,一发不可收拾了。我的双手很不老实地伸进她的裙子里面,打算将她的睡衣脱去,而她也很配合地将双手举起来,以便让我脱掉她的衣服。

  这时我整个人伏在她的身上。我仔细地端详她的身材,她一定平时就很用心地保养好自己的身材,她的身材看起来非常匀称,虽然胸部并不算大,只不过大约和一般女孩子相当,但是她的腰十分纤细,小腹也很平坦,更显现出她身材的婀娜多姿,让人忍不住想品一番。她照在灯光下的全身肌肤相当白皙光滑,丝毫没有任何疤痕破坏她的美感,有如水晶一般地耀眼动人。

  我想不出任何的形容词来形容她的美,只觉得任何的形容词都是多馀。我唯一能够想到对她表示赞叹的方式,就是柔柔地爱抚着她的全身上下。从她的耳根、脸颊、粉颈到香肩,无一能够逃离我的啜吻。我感觉到她的呼吸渐渐沉重而热,双唇也微微张开,整个人无力地躺在床上,阵阵热气从她的口中呼出,殷切地期待着我对她的安慰。

  刚刚在MTV 之中没看够的,现在我要全部看个够本!

  我俩又展开了今天不知道是第几次的接吻。我俩的舌头时而深入对方的口中,时而翻搅着对方的舌头,又时而吸吮逗弄着对方的双唇与舌头,今晚我要以我的浑身解数来满足她。我的手往她的私处一探,虽然她的双腿依旧紧夹着,不让我有伸进去的机会,但一碰上她的内裤,就感受到一种热热的触感,想必她早已透了。不过我还不打算进展这么快速,我要她心烦意乱,我要她香汗淋漓,我要她淫声浪叫,今晚我要征服她,完完全全地征服她!

                九探秘

  一枝艳露凝香,云雨巫山枉断肠。

  借问汉宫谁得似?可怜飞燕倚新 .——唐。李白。清平调之二

  我的手熟练地绕到淑瑜的背后,将她的胸罩解开。她的胸罩与内裤并不如我想像的,并不是那种有蕾丝花边,感觉轻薄短小的那种。相较于她在文章之中性观念的大胆开放,她的贴身衣物的款式相当保守,并没有什么蕾丝花边,而且是相当素净的白色。不过实的亵衣,还是包不住她那呼之欲出的洁白柔嫩的双峰,以及她那引人遐思的秘密花园。

  她的胸部很有弹性,触感很好,而且形状相当坚挺。虽然据她所说,她已经有不算少的性经验,不过她的乳头还是保持相当漂亮的少女的淡红色。至于尺寸上嘛……我估计应该是B 罩杯吧,还称得上是「让男人无法一手掌握的女人」。
  「淑瑜,我要开始了!」我轻轻地在她耳边呢喃着,她闭上眼睛点了点头。
  我的双手轻揉着她的双乳,并不时以我灵巧的舌尖在她乳峰上的两颗小樱桃周围打转。她的乳头在我的吸舔之下,很快地就充血变硬,挺立在山峰之上。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开始被快感冲击得发狂了,她的双手时而紧握我的双手,时而紧抓我的肩膀。过了几分钟,她终于放弃缄默的权利,以口中发出的阵阵「嗯……嗯……」的娇吟,表示她已坦承到快感。看着她如此楚楚可怜的容颜,我当然无法放过她美妙的双唇,我俩就这样又吻了起来……

  这个时候,不知她是否已经意识到,我看到她的双腿已经微微地张开。前两次我以手进逼,意图破关而入,皆功亏一篑,无功而返。此次改变策略,先以膝盖占据她两腿之间的桥头堡,再以双腿的力量将她的腿撑开。在我将左膝撑进她两腿之间之后,她突然感觉双腿之间遭到突破,只可惜在我强行突破之下,两腿再也无法守住关口,只得放弃抵抗,门户洞开了。

  既然双腿已经打开,那么一切就好办了。

  我的双手停止爱抚她的胸部的动作,开始朝她的小腹轻抚着。她正闭着双眼享受着,我趁此空档将双手移到她的内裤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脱了下来。她意识到我在脱她的内裤,心生反抗之意,不过双腿已被我分开,双手又来不及夺回,只好红着脸看着我脱去她的内裤。

  现在淑瑜终于完全赤裸裸地躺在我的面前。我还不想这么快就进去,左手绕在她的粉颈后方,与她继续缠绵拥吻,右手在她的私处周围,如同电动按摩器般地急速震动着。在我爱抚着她的阴蒂的同时,我可以感受到她突如其来的颤抖,整个人发出了「啊~~」的一声呻吟。看来她对这里非常敏感,我怎能够放过她呢?我的双手转而爱抚着她的乳房,改由我的舌头来展开第二波的猛攻。

  不同于我以往所接触的女孩,淑瑜有相当肥厚的大阴唇,和她纤细的身材实在是鲜明的对比。这样的阴唇更能激起男人的性欲,真是中名器啊!没想到和淑瑜进展越久,越能够发觉出更多的惊喜。

  我含着她的蓓蕾,不停地刺激着她这颗惹人怜爱的小珍珠。原先一直忍住不发出呻吟的淑瑜,这下子再也承受不住,口中强烈的「啊~~~~啊~~~~」
  的甜美泣叫声萦绕了整个房间,爱液也有如潮水般泛滥着整个私处。

  她享受着我对她的口交,以阵阵甜美的呻吟以及紧紧压着我的头,来表示她对我的赞赏。过了一阵子之后,「啊~~我不行了……」她发出了最后的一声浪叫之后,整个人似乎脱力了,我想她应该已经达到了第一次的高潮,于是也放慢了对她阴蒂的爱抚。

  不停地娇喘着的淑瑜,将我的头捧向她的脸。虽然她那爱液泛流着的的私处颇具淫靡的美感,为了回应淑瑜的动作,我也只能不舍地任她摆布。她主动地侵略着我的口舌,我任凭她强烈地吻着我。

  「淑瑜,用嘴好吗?」我不知道如何要求她为我口交,只能用比较含蓄的说法向她暗示。在一连串激烈的感官冲击之下,我整个人也浑身发热,随即将我全身的衣物全部脱去,赤裸裸地站在她的面前。我平时也非常注意自己的身材,每天都会做伏地挺身以及仰卧起坐,让我全身的肌肉看起来更结实,我对自己浑厚的胸肌更是充满自信。在我穿着比较紧身的内衣时,室友往往对我的身材羡慕不已,女友更是对我的身材大大地表示激赏。

  淑瑜跪在我的面前,开始用舌头舔着我的龟头。在我和她接吻的时候,我就应该知道她的舌技的。她的舌头有如灵蛇一般,灵巧地在我的龟头周围舔动着。
  虽然平时在洗澡的时候,我都会用莲蓬头疾冲出来的水流冲击着我的阴茎,我自认这种锻可以帮助我在闺房之事中,维持住较佳的战果,不过在她技术满分的口交之下,还是让我感觉到阵阵的电流传来。

  说实在的,口交能带给我的快感相当有限,不过我喜欢看女孩子为男人口交,对我而言,那种感官上的兴奋,绝不是肉体的快感可以比拟的。

  在她用舌头舔了一阵子之后,她含住我充血坚挺的肉棒,头开始前前后后地摆动着。我不禁开始嫉妒起她的男朋友,有这么懂性爱情趣的女友。看着她摇摆着自己的头,我不禁开始杞人忧天起来,动作这么快,难道她的头不会断掉吗?
  她的颈子现在一定很酸吧!一想到就充满爱怜。

  「嗯……这样就好了」我抚摸着她的长发,将我的肉棒脱离她的口中,和她恢复拥抱的姿势。

  「你这样子舒服吗?」她喘息着问着我。

  「很好!」我说完之后,就再度吻上了她。

  偎在我的怀中的淑瑜整个人气若游丝地喘息着,我看着这样娇弱无力的她,心中充满了爱怜。说实在的,我原本只将它视为我的小妹,怎么现在会变成这样呢?看着躲在我怀中的淑瑜,让我想起了玉雯,我两个星期之前第一次见面的女网友。(关于玉雯的部分,详见外传思妹之篇。往后她还会有露脸的机会,不过她不会有任何带色的表现。)

 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我总觉得到目前为止,好像还少了一点什么……不管了!现在的我们,已经是箭在弦上,不得不「Fu(某个英文字的前两个字母)」
  了!(注:原文应该是「不得不发」)

  「淑瑜,我要进去了!」我将她的双腿分开,我俩即将合而为一。

  电视旁边的挂钟,现在指着两点三十分,挂钟旁边的,是她和她男朋友的合照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十欲起

  名花倾国两相欢,长得君王带笑看。

  解释春风无限恨,沉香亭北倚阑干。

  ——唐。李白。清平调之三

  我看了看表,现在的时间是三点二十五分。五分钟之前,我才跟淑瑜做完第一次爱。这次做了五十分钟,算是我历次做爱之中,比较持久的一次吧!

  淑瑜呢?她现在在浴室里冲洗着身体。我想她在做爱之后可能有洗澡的习惯吧!

  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,回想着刚刚做爱的经过……

  在我持续地爱抚之下,阵阵流出的爱液滋润着她的蜜穴。我决定长驱直入。
  我伏在她的身上,呈剑拔弩张之势的肉棒猛力地刺穿她形状有如鲍鱼般肥厚的阴唇。「啊~~~~~~~~」一声高亢美妙的呻吟从她的口中发出。在经过我许久的爱抚与口交之后,阵阵爱液有如溃堤一般,滋润着她性感的小穴口,我的深入可说是如入无人之境,畅快到底!

  以前和另一位虎二站的女作家聊过天,她曾经问我最擅长的体位及招式。说实在的,什么「九浅一深」的,我一点都没有研究,我所知道的,就是每一次抽插,都顶到最深处,就像是一个只以快速球和打者决胜负的投手。虽然说,只会投快速球的投手,最后一定难逃被轰下投手丘的下场,不过在我看来,只要每一球都能飙到时速一百六十公里,我还要怕打击者吗?没有一个投手能够以一百六的时速飙完全场,但我每一下却都可以勇往直前,也就是一般所说的「直顶花心」!
  只可惜我的理念没有对照组可以比较,不过至少在我每次的性爱经验之中,这招还算蛮管用的。此话一出,「那她可能会舒服得受不了喔!」,她这样回答我。不过她是一位相当爱惜羽毛的女作家,我对她也毫无欲望可言,我们就这样不了了之。现在想一想,或许这样才是最好的。

  「啊……你这样……这么深……我……我会……受不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  我的每一下都深深地冲击着她的花心,她暴露在外的阴蒂更是一次也逃不过我在抽插过程之中的刺激,她美妙的呻吟似乎是在为我每一次的插入作伴奏,让我士气大振,欲火更是贲张!

  整个房间之中回汤着「啪!啪!」的撞击声,以及从淑瑜口中发出的阵阵淫声。看着淑瑜绯红的脸庞,淫媚的神情,随着不住喘息而起伏的胸部,以及散乱地披在床上的长发,一种「想让她更兴奋」的邪念突然从我胸口涌出。

  她的住处有一面落地镜子,我想看看在我们在镜中的做爱实况。我轻吻了她,将她柔软细嫩的娇躯抱了起来。我带领她走到镜前,我坐了下来。

  「你要作什么?」她对我突如其来的举动百思不得其解。我示意要她面向镜子坐在我腿上,我要从背后干她!除此之外,我要她看看镜中的我们。

  我从背后进入她的体内。从镜中可以隐约看到我俩交合的部位。虽然她对眼前的风光感到十分害羞,不过这种情景实在太撩人了,我可以感觉到她偶尔还是会将眼光瞄到镜面之中。我用右手揉着她的阴核,左手则玩弄着她的乳头,这种感觉好像在看着自己演的A 片,这种前所未有的感觉,真是奇妙!她甚至开始摆动着屁股,享受着性爱的欢愉,渴望着更强烈的刺激!

  我从背后吻着她,就像「铁达尼号」的男女主角在船头热吻的场景一样,只是「铁达尼号」是老少咸宜的爱情钜片,而我和淑瑜的相爱镜头却是见不得光,而且还有最主要的差别——「铁达尼号」的杰克与萝丝有穿衣服。

  她慢慢地放开心中的枷锁,剧烈摇汤着她的娇躯,在我面前卖弄她的性感。
  我将她的身体转向我,现在我俩已是完完全全地裸裎相对。

  「我从来没想到,我们会发展的这么快。」看着淑瑜娇嫩的裸体,我感慨地说。她点了点头。

  既然木已成舟,与其成为随波逐流的小竹筏,还不如成为横行七海的无敌舰队!

  现在我们的体位,是我最拿手的坐姿。以这样的方式做爱,不仅可以接吻,可以拥抱,又可以爱抚她的乳房与阴蒂,而且女方的手往往会不由自主地抱住那个和她做爱的男人。我俩时而忘情地用舌头撩动对方,又不时抚摸着对方的胸部,我相信,我俩是很投入的。

  也不知道我的肉棒到底在她深处奔腾了多久,她倒在我的怀中有气无力地说:「小飞侠……我……我不行了……」显然她还不知道我的本名。

  我轻柔地吻着她的额头,「淑瑜,今天舒服吗?」

  她轻吻我的唇,「嗯……舒服……不过……我真的……不行了……可……可不可以……不要结束……」

  后来我才知道,她所说的「不要结束」,是希望我不要做到射精为止才结束,她太累了,想歇一歇。只是当时的我却以为她要我不要这么快就射出来,她还想继续享受。所以我回答她,「淑瑜,我也不想太快射出来啊!」

  话刚说完,我旋即从坐姿躺了下来,也就是转为女上位。「淑瑜,你会不会自己动?」

  她上上下下地摆动着她的丰臀,不时发出「啪!啪!」的浪声。我的双手恣意地抓着她的乳头揉捏了起来,她摇着头,大喊着:「啊……啊……我……好舒服……嗯……你好厉害……」

  听到她阵阵淫声浪语之后,我的心中更是得意莫名,我心中说着,我一定要让她好好地到高潮,我要她臣服于我的性爱之下!

  可惜孤军深入已久的我,在淑瑜阵阵视觉、听觉与触觉的夹击之下,已经即将到了土崩瓦解的临界点。我随即抽出了我怒昂已久的阳具,这个跟我同一天出生的,沾满了淑瑜的爱液的弟弟,在灯光的照耀之下显得金光闪闪,彷佛是在炫耀他今天辉煌的战果。我又兴起了另一个图谋……

  「淑瑜,可不可以射在你嘴里?」女友一向不愿意让我射在她嘴里,我一直想试一试这种滋味,只是苦无对象。今天当然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!

  善解人意的淑瑜立刻含住了我的肉棒。我开始在她面前打起手枪起来。过了大约一分钟,我的弟弟终于屈服在淑瑜和我的围剿之下,将滚滚炽热浓烈的精液射进了淑瑜的樱桃小口里。我的心里非常得意,如果在这场性爱的背景是一出日本剧的话,它的画面很可能是一群日本人高举着双手,大喊「棒赛!!棒赛!!」(注:棒赛乃日文「万岁」的发音。)

  或许是她不喜欢精液的味道吧,在我将最后一滴精液挤出之后,她拿了一张面纸,将精液吐在里面。看着淑瑜似乎并不喜欢它的味道,早知道就不要射在她嘴里,或许这场性爱还会有更完美的句点。

  在我回想的时候,淑瑜从浴室走了出来。她赤裸的身体,在做爱之后似乎显得更为妩媚,散发出一股野性之美。我早已软化的阴茎在突如其来的刺激之下,再度向这位勇猛顽强的性爱伴侣肃然起敬。

  或许刚刚只是第一局结束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 十一欲承

  凤髻金泥带,龙纹玉掌梳。

  走来窗下笑相扶,爱道画眉深浅入时无?

  弄笔偎人久,描花试手初。

  等闲妨了绣功夫,笑问鸳鸯两字怎生书?

  ——宋。欧阳修。南歌子(闺情)

  拥着刚享受过相爱的愉悦的淑瑜,心中正洋溢着阵阵幸福的同时,楼上震耳欲聋的聊天声传到房间来,打断了我们浪漫的绮思。

  「原来还有人醒着……」淑瑜的脸登时通红。「我刚刚会不会叫得太大声?」
  看着淑瑜娇羞的容颜,心中一股想好好呵护她的欲望油然而生。「淑瑜,我好喜欢你这样……」我捧起她的脸,献上一个深深的吻。

  经过了第一次之后,我俩对对方都较为熟悉。这次我直接略过次要地带,直接以唇舌奇袭她的私处。高潮后的馀韵仍在淑瑜的深处回汤着,所以爱抚起来就容易许多,甫一舔上她的珍珠,她就发出了「啊~~~~」的爱的声音。

  或许是因为邻居还有人尚未入眠,她害怕这种爱的声音被邻居所听到,索性从床上拿了一床薄棉被盖住她的脸庞。只是我的品并未因此而有所却步,反而越战越勇,以棉被盖住脸的她,还是不住地发出「唔……唔……」的吟叫声。在我许久的爱抚之下,快感无从发的她,渐渐拱起了身子,她两腿之间的幻想空间更挺向我的口舌迎合着。很快地,她的水濂洞终于流出阵阵清泉,整个人也瘫软在床上。

  我拿开了覆在她脸上的棉被,她嫣红的脸颊看起来更是娇羞无限。我在她的唇轻轻啄了一下,将我一柱擎天的阴茎移到她的面前,抚了抚她的长发。她真是个善体人意的好女孩,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,随即用她性感的小嘴含住了我有如红铁般炙热硬挺的肉棒。

  不同于前一次做爱,她这一次的口交,让我有招架不住之感,若不是已经发了一次,我的弟弟可能就有如在剑湖山连续不断地玩着疯狂摇滚、天旋地转、狂飙飞碟以及擎天飞梭一般,上吐下泻不已。(注:剑湖山位于台湾云林县,是目前台湾人气最旺的游乐区之一,刚刚说的四种游乐设施,玩起来可说是相当要命,不信您试试。)我开始怀疑,她是不是在第一回合保存实力。

  她的舌头缓慢有力地舔遍了我的龟头与马眼,她口中的温热以及舌头的触感,化为阵阵的电流排山倒海朝我席卷而来。我有如暴露在圣堂武士的心灵风暴之下,只能无助地看着淑瑜的攻势阵阵逼来。(圣堂武士与心灵风暴,请至电脑游戏版询问,星海争霸Starcraft 的众位玩家会很热心地为各位解释。)
  当时还没有星海争霸这个游戏,如果淑瑜也会玩星海争霸,我相信她一定会是个神民族的高手,正如我会是个异形爱好者,因为我刚刚在她阴道里抽插的动作,不是很像从地底生产房里冒出的触角吗?(一笑)

  面对她这样的挑逗,我也只有苦笑一番,谁叫我刚刚弄得她欲死欲仙呢?不过,这感觉真的很舒服,很感动。我抚摸着淑瑜的头,表示对她的嘉许之意。哪知道淑瑜却加快了节奏,哪有一个圣堂武士可以连续放电的?我想写信向BLI ZZARD
(星海争霸的发行公司)抗议啦!!

  我渐渐地败下阵来,呼吸也逐渐沉重。望着败象毕露的我,淑瑜狡地露出一丝微笑。就有如打惯了快速直球的打者,一时无法适应投手频频投出曲球,我只有抽出在她口中的阴茎表示暂停。

  她对我的赖皮感到有点好气又好笑,看到她脸上的娇嗔,我不禁笑道,「你太厉害了,我快不行了!」她得意地向我笑着。我立刻趁机将她扑倒在床上,我的弟弟顺势冲进了她的蜜穴展开反击。在我进去的一瞬,她发出了悦耳的嘤啼。
  为了避免发出令人心神荡漾的呻吟,影响邻居的睡眠(?),在我奋力冲刺的过程之中,淑瑜痛苦地咬着下唇,唯恐发出一丝丝的呻吟。不过在我加快抽插的频率之下,虽然她想极力忍住不出声,「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」的喜悦的声音依然从她的鼻中哼了出来,整个头也猛烈地左右摇摆着,兴奋无从发的苦楚写在她的脸上,我看了也十分地于心不忍。

  看着她欲语还休的娇羞,我一股恶作剧的念头突然从心中涌现,我稍微放慢了在她小穴进出的速度,显然她可以承受这样的快感,她的樱桃小嘴也微微张开,「嗯……嗯……」的娇吟随着从她口中呼出的热气向我袭来。我眼见时机成熟,当下恢复猛烈急速的冲撞,她一时反应不及,「啊~~~~~~~~~~~~」的淫叫有如猛虎出柙地从口中发出,整个人也软化了,无力地躺在床上喘息着
        以有点恨却又充满爱怜的眼光看着我……

  「啊……你……你好坏……这样……欺负我……」

  「淑瑜,我喜欢听你的叫床声嘛!」她白了我一眼。

  我以正常的速度在她身上摇摆着,她紧闭着双唇,只吐出一小截的舌头在外面。我一边插着她,一边舔着、含着她的小舌头。她兴奋地发出「嗯……嗯……」的鼻音,回应着我对她的热情。

  在这次的爱爱之中,我们不停享受着各种的体位,

100% 完全免费的亚洲在线AV视频 永久免费,贴心服务 注重在体验 !!!

  • 16 个利基站点
  • 2516 個視訊
  • 100%质量